阿唐年扎

尸系文手
更文随意
cp不定

【MHA/轰出】What’s your name

*原著平行时空,年龄操作,毕业生绿谷和在读生轰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关注列表里#  尸系文手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全文5600字,建议阅读时间4分钟?

----------------------------------------------------------------

What’s your name? My Cinderella.

 

人是各种关系的集合体。

不受主观意志的操控,所有人每天每分都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关系所引发的事件,各种各样的事件最终构筑了缤彩纷呈的世界。

但是,看似随机的事件,却因为关系或生命本质中的密码而产生了某种必然性。有时候,因为事件的随机性,你会在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在车水马龙的都市街头,在学校的自习室,在满天星河的夜色之下,你在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平行世界中生活着;也许因为各种各样的偶然,你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但是,有时候,总会有某种必然,让你和另一个人相遇。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是太死板了……!年轻人就要多感受一下青春啊!骄傲地凭借着自己的资本去享受!再说了,高中三年没有交过女朋友,也没有参加过联谊,那简直就是白过了!”

当轰焦冻和山本前辈一同出现在了 Dans Le Nior 灰暗色调的餐厅门前时,他是十分后悔的。

高中三年级的实习,为了躲避父亲专门选择了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事务所。所幸事务所的大家都很温和,尤其是山下前辈,很多次战斗中都对轰施予援手。虽然山本前辈的战斗实力不容小觑,但他的爱操心也同样在事务所是出了名的——如果不是出于对前辈多次照顾自己的感激,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踏入这种地方。

 

Dans Le Nior又名黑暗餐厅,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全黑暗的用餐环境。在视觉完全被剥夺的情况下,味觉、触觉和听觉都被无限放大。品尝着食物并猜测它的真身,摸索着倾倒酒液并饮下。既适合情侣们低低叙说一些不为人知的情话,也适合向往爱情的人们开启一场奇妙的邂逅——当然,作为一种纯粹新奇的体验,独自一人或与朋友在黑暗中摸索着进餐、饮酒也绝对是很酷的经历。

“我今天可是专门约了一些很棒的女孩子哦——放心,她们不知道你的身份……对哦这种地方简直是为你(这种闷骚)量身定做的吧!好吧好吧我错了当我没说……”

轰再一次觉得自己今天不忍心拒绝前辈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Dans Le Nior有着和其它餐厅别无二致的大厅,明亮而宽敞。唯一不同的是,原本通往用餐区域的通道却被一块黑色的幕布遮住。而幕布背后是黑暗,充满着欢声笑语的黑暗。

很快,完成了付款,前台的指示先生用低沉而愉悦的语调说道:“很高兴您的到来,先生们,希望你们玩得开心。现在,请把手放到Carl的肩上,他会带你们去到座位上。”随着话语的指示,一位身着黑白侍应服,带着墨镜的男人从两侧的队伍里走出,背对着他们。

这里的侍应生都是盲人——本身已经适应在黑暗中行走的他们对这里的路线更是烂熟于心。不要想着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进到餐厅里找座位,那你一定会碰倒一桌又一桌的菜肴与美酒。

三个人就像小时候玩的开火车游戏一样,将手搭在前人的肩膀上,穿过幕布,进入了黑暗的世界。明明眼前是至纯粹的黑暗,但耳朵里听见的确实一个充满了欢腾的餐厅:玻璃杯相叩的清脆声,餐具间碰触的轻微响声,或高或低的交谈声,各种各样的语言,甚至还有人在唱歌——借着黑暗的裹挟肆无忌惮的众生百态,轰心里想着。

跟着前面的火车头转了又转,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绕过了一桌又一桌的客人,听着各种各样的语言靠近又远去,然后新的交谈声渐渐响亮。听着听着,轰也不由得在着嘈杂的世界里放任思绪漫游,结果他立刻就碰到了东西——那似乎是某个人的手肘,因为这桌太过安静以至于让轰甚至没有意识到物体的存在。突发的意外让他下意识地松开了前面山本的肩膀,“对不起!”然而道完歉回过神来立刻发现了更严重的事:“前辈——!”可惜周围的喧闹很快淹没了他的声音,前方的黑暗里也没有有人折返的意思,而他只能徒然地瞪着眼前的黑暗,不知如何是好。

“没事的。”这时从左下方突然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现在害得你和同伴走散了反而是我有些愧疚了……不过我并不是很建议你一个人去找,毕竟没有侍应生的指引在这里行走是很危险的。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坐在我对面,等他们来找你时在离开,就算是我的赔礼了。”

“可是……这样不会太冒犯吗?”

“不会的,我本身就是一个人来。”对方停顿了一会后解释到,“我之前听同事推荐,觉得很好玩……本来想约人的,被很凶残地拒绝了,所以就一个人啦。现在有人陪我聊天开心还来不及呢。”

“那我就不客气,打搅了……啊抱歉!”轰刚摸索着想坐下来,却不想碰倒了对方的手。虽然对方立刻就避开了,但是轰还是感觉到了粗糙——一只布满伤疤的手。正当他苦恼怎么把尴尬化解时,对方反而大大方方地开口了:“这是我早年个性运用还不太熟练的时候留下的伤疤,会不会吓到你了?” 

“当然没有!不过……您没有想过去除掉伤疤吗?毕竟现在祛疤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没有呢……毕竟当年在学校可是被恶狠狠地骂过‘就该让你长点记性,就算以后也不许去除疤!’这样的话呢,哈哈。”

“什么学校这么严厉……”

“是雄英啦。”

“雄英?”轰立刻捕捉到了关键的东西,整个人有些激动了起来,“您是雄英毕业的?”

“哎?是的我已经从雄英毕业有几年了……莫非这是遇到了校友?”

“是的我今年即将从雄英毕业……现在在一家事务所实习。”突然发现的共同点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但正当两人想深入交谈时,终于发现轰不见了的Carl 出现了:“对不起先生,我竟然没有发现您不见了,真是十分抱歉。请马上和我走吧,您的伙伴在等您。”

可是自己一点都不想去赴那种联谊性质的宴会。

一时冲动之下,轰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

“可是我想在这里用餐。可以麻烦您转告我的伙伴并把我的食物送到这里来吗?”

“哎?”

“哎?”

两声疑问分别从正前方和侧面同时响起。

“前辈您介意吗?”

“呃当然不,我是说我很乐意……”

“那就麻烦您了,Carl先生。”得到了肯定答复的轰立刻又转头和Carl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请求。等侍应生走远了,轰才不好意思地悄悄解释到:“不好意思……但是其实我前辈今天是约了女孩子……”

“好吧好吧我理解了……”对方一副深有同感同时略微难为情的语气,“我也不是很擅长这种联谊。我一跟女孩子讲话就容易脸红,为此还被嘲笑了……好吧现在还在被嘲笑。”

“我还不至于……但是就是感觉会有些困扰,有时候收到情书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好。”

“……我以为我找到了盟友,没想到恰恰相反。你跟我困扰的其实完全不是一种东西吧!”

“……?” 

“我高中三年从来都没有收到过情书……!毕业时同学聚会上,有人还对我说出过‘曾经暗恋过你,后来因为被你的斗志和执着打动,觉得一直在纠结这些小情小爱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结果到现在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这种话!”

“……噗”

“你笑了吧,绝对!”

“不……好吧我是笑了。但是这样我反而更羡慕啊前辈。”

 

相同的学校,相同的职业,前辈的经验给予的指导,使两个人很快聊得热烈(?)起来,并很有幸在一些事件上达成了一致。在此之前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可以和别人聊得这么开心的一天。

就像是很久的老朋友一样自在。

有时就是这般奇怪,明明初次见面,明明不擅交谈,却可以对着这样一个人如此自然地聊天,仿佛是在某个平行的时空中曾经熟识。

两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闪过一道微光。撇了一眼后,他就很快按灭了,毕竟这种破坏黑暗环境的行为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

“……不点开来看看?”

“不了……是我,父亲。他经常很喜欢操心一些很琐碎的事情。”且比起山本前辈来有过无之不及。

“哈哈,看来你父亲很爱你吧。”

“……我跟他关系挺差的,早些年。他对我母亲做了一些无法原谅的事情……”

“……”

“我家,是个性联姻。”头轻抵着玻璃杯,轰索性将一切挑明开来。

对面陡然没了声音。

“所以……我与他之间的有很多斗争,早年甚至因为此事一度迷失过自己的方向。”

“你脸上的伤,也是那个时候造成的吗?”对方出声了,“不是有意看到的……”

“……是的。不过最近几年随着成长,心结也渐渐解开了,两个人的关系也有缓和,但还是不那么习惯。”

“也很辛苦呢。”对方轻声说道,“我是不太理解个性沙文主义者……这种观念对爱人和下一代来说未免太过分。完全被视为工具、物品什么的……但同时我又对个性‘弱小’甚至无个性的人的遭遇深有感触……”眼看话题走向低点,对方又用欢快地语调转开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难道个性就真的代表一切了吗!有个性甚至所谓强大个性的人应该好好珍惜,没有个性的人也有没有个性的生活……谁也没有资格对别人的生活大肆批判!对呀,你就应该找个无个性的女朋友,气死你爸爸!”

“……现在还会有无个性的人吗?”

“哈哈……小王子,你真是不识人间疾苦呢!虽然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拥有个性的,但是却是又很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他们生来就没有个性。所以他们只能羡慕别人出色的个性,甚至因为没有个性,为他们追逐梦想的步伐锢上了巨大的枷锁。”对方本意是想转移话题,却不想反被带出了情绪。轰察觉出了对方话语中的黯然,虽不知缘由却还是一阵愧疚。

“……对不起,前辈。我太不会说话了……”

“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啊。”对方顿了顿,温和地说道,“只是这部分人真的太少了,所以不了解也情有可原。他们不被人们关注,就像是墙角青苔间的草籽,艳羡着阳光。”

“但是哦,就算是在墙角间,他们依旧拥有着无限的可能。个性固然对于我们来说是特别的,但是没有个性的人,他们也一样有着自己出众的地方。我是这样想的。”

“哈哈,好像不知不觉间说得太多了,不用去在意这些啦。只是刚才突然间想到而已。啊——我们的前菜到了,快点试试今天的SURPRISE MEAU是什么吧!”

 

 

虽然中途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之后正餐的过程也还是充满愉悦。两个人一边猜着自己和对方盘里的食物一边结束了正餐。虽然轰不擅言语,但对方显然是精通此道——既没有让话题冷场也没有让另一方感觉不适。双方点的都是SURPRISE MEAU,但是菜式却并不相同,所以在试了自己的之后,两人还交换了一下,并对菜单进行猜测。将有意见分歧的地方留心记录了下来,说要等会出去和前台对质。

正餐结束后,很快,侍应生就上了甜品。

轰摸索着从黑暗中切了一小块叉进嘴里,抹茶特有的香气和微微苦涩的味道立刻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嗯……我的是抹茶蛋糕。”

“哎我很喜欢抹茶的!……我的是草莓慕斯。”

“那你要试试我的吗。”

“好呀!希望我不要又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就我来喂你吧。”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轰直到自己话出口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啊……我是说……”

“那就麻烦你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同意了。

我一定是疯了。

轰这样想着,从自己的蛋糕上切下一小块,向前方的黑暗探去。探着探着,突然触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

“……你碰到我脸颊了。”对方忍笑到。

“啊啊啊……抱歉”

经过一番折腾后,对方终于吃到了抹茶蛋糕。用过甜点后就到了晚餐也就到了尾声,而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才发现他们从头到尾没有交换过名字。

“对了,前辈的名字是……?”

“……真是太好笑了,我们聊了那么久,吃了一顿饭,居然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对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笑道,“我的名字是midori——”然而正当准备回答名字时,一阵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

手机屏幕的亮光一闪而过,对方接通了电话。

“小胜……好的立刻把位置发给我我马上赶到!现在说明情况!”对方的语气从一开始的轻松瞬间变得严肃而凝重,最后径直离开了座位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期间虽然撞到了很多桌子但从声音来听并没有阻止他的步伐,最后远处的幕布掀起又阖上。

对方离开了。

像是童话故事里零点的钟声响起,裙摆划过优美的圆弧,人却已经消失。

只留下一只“midori(绿)”的水晶舞鞋。

 

 

 

 

His voice haunts my dreams like the rain at night

轰焦冻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昨晚是如何收场的。

傻傻地坐在椅子上,像是不愿接受事实一样,等到对面黑暗中的温度彻底散去,才如同恍然大悟般慌慌张张地离开桌子。想立刻朝门口奔去,但是他的教养并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他摇动了桌子上的铃,强按着内心的焦躁,跟随着侍者回归光明。

一回到大厅,轰几乎是立刻奔向了前台——然而因为对方并没有预约,所以没有留下名字。唯一的线索也断了,除了“midori”的姓氏开头,他对那位前辈一无所知。

第二天一到事务所,山本就一脸神秘地凑了过来:

“啧啧啧……昨天不惜放我们鸽子也要和别人吃饭。怎么样,漂亮吗?身材好吗?性格怎么样?还是说你们已经……”

“山本前辈。”轰不得不出声以免话题走向限制级,“昨天我遇见的是一个雄英的前辈。”

“是男性。”深知对方性格,为避免他再次语出惊人,轰继续答道,“我们只是聊得很投缘的朋友而已。”

看见对方一脸失望的模样,轰反而松了一口气。

“啊……那对方叫什么啊。能和你聊得这么开心的人,我还没见过。”

对方无意的一句询问却不想戳中了轰的痛点:“昨天晚上……前辈没有来得及告诉我名字就离开了。我只知道对方姓氏开头是‘modori’……前辈你有认识这样的职英吗”

“不认识……但是说实话,凭这个去找人未免有点不太现实。你知道的,职英一般是以英雄名示众……”

“我知道……”轰难掩自己有些挫败的语气。

看到后辈这样落寞,山本好心安慰道,“如果你们聊得这么投缘的话,对方肯定会想办法联系你的吧!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回学校通过很多方法找到你的。”

“只是我单方面投缘吧……”轰突然想起,曾经在论坛有人提问,和一个人聊天很舒服是什么感觉?

那代表着对方对你的喜怒、情绪洞察无疑,可以轻松地引导着话题的进行。

对方可能只是顺手礼貌一下,走不出来的是你。

 

与其这样踌躇不定,不如暂时抛之脑后!

 

但是意志与身体之间永远都隔着一道鸿沟。

完成了一天工作的轰缓缓倒在床上,手臂无力地遮住眼睛。

很多时候,越想要不去在意的东西反而成了最在意的。

确实,想再见到那位前辈,问到他的名字。

 

 

++

“你在搞什么,昨天晚上是吃一顿饭把你吃傻了吗。DEKU”对方的语气恶劣至极。

“……小胜这样说未免也太过分了,本身拒绝了别人的用餐邀请怎么样也要客气一点吧。”绿发青年抿了抿嘴,小声说道。

“我对工作不专心的家伙没有好话。”

“怎么可能不专心……!我承认我想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但是绝对没有影响工作。”

“你一定要进行这种没有营养的聊天吗,呆子。”对方语气下沉,霁红的眼瞳莹润而深沉,“你在想什么。”

小胜是认真的。

青年愣了愣,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垂下了眼眸,小口小口地抿着杯中的咖啡。直到把杯中所剩无几的褐色液体抿完后,才缓缓说道,“只是想了一些……不可以做的事情而已。”

-------------------------TBC

先暂时这样?其实这是去年九月份写的,改了半个寒假,下半篇还在难产

今天回来继续修,有感觉不通顺的地方就暂时抱歉啦,赶着出门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