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论多巴胺的获取方式

*架空,哨兵设定,可当独立短篇,没写完的那种
*七夕快乐
*打的比较急,占坑要紧【。
-----------------------------------------------
绿谷又在实验室睡着了。
轰完成任务一回来,就直奔实验室,不出意外。
桌子上蛋白质的全息投影还没有关,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地在空间里旋转着。
SG所除非特别申请一般都会在晚上零点统一关大灯,此时整个房间都是黑的,除了全息投影幽幽的绿色荧光。
绿谷整个人把脸埋在手臂里,趴在实验桌上。荧光染上了他白褂的双袖,柔软的发丝在空调冷气里恣意地舒展。黑暗的实验室安静的像是深海,而他的向导就在这里沉睡。
看得哨兵心里一阵骄傲的同时又不免带了一丝幽怨。
为了七夕特意提前完成任务,把任务报告都丢给自己的勤务员,悄悄摸摸回来结果发现自己的向导又在实验室天昏地暗——
然而这就是他的绿谷。
黑暗中他悄悄来到绿谷的身后,凭着记忆和微弱的光线找到了平时藏在衣领后的那一小块后颈皮肤。
他曾于午后的光晕中见过那一小块洁白的肌肤,主人毫无顾忌地裸露着,像是慵懒地露出肚皮的大猫。
让人止不住地想去亲吻。
那时的他对这份感情还懵懵懂懂,而现在他已经有了亲吻爱抚的资格。
轻轻地把唇印上去,他闻到了熟悉的艾草的香气,清爽而不刺激,这是他所爱之人的气味,就像他的人一样。

亲完后意犹未尽的轰没忍住又去亲了亲绿谷手肘处衣服的纹路。每次看到他这样睡的时候都觉得特别可爱,他的头发,他的后颈,他手肘的衣褶,还有时不时露出来的小半块侧脸——
正想着,被两番惊扰的小研究员侧了侧头,从手臂间露出了略带不安的小半张脸,眉心微微地蹙起,眼皮也微微地抖动着,带起睫毛像欲飞的鸦羽。

他是在担心什么吗?
他是在……担心我吗?
连日里所有的疲惫都有了安息。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这次的任务发布太过突然,而且因为最高保密等级他甚至不能和绿谷透露任何信息。
在枪林弹雨中穿梭的时候,他只想着尽快地回到他身边。
轰有些心疼地吻了吻对方眼下的小雀斑。两颊的小雀斑就像蝶翅一样,会随着主人的心情一收一合。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家伙。这家伙居然还是我的人。
这样想着他有忍不住舔了舔对方隐在手臂深处的唇瓣。
被莫名其妙骚扰了这么多次,还被糊了一嘴口水的绿谷终于不堪其扰地睁开了眼睛。阴暗的环境,模糊的视野,朝思暮想的人,让他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to……轰君?”
“是我,我回来了。”哨兵趁机吻了吻另一侧刚被冷落的雀斑,一边又狠下心来板着脸开始数落,“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自己吗,怎么又在实验室睡着了,实验室空调那么低你是不是又想感冒……”
明明在外是拿着军刀杀人不眨眼的暗杀者却突然变成了碎碎念的老妈子。
“啊因为小梅雨希望我帮忙分析一下哨兵多巴胺……对了我的样本!”
突然被人提醒了的绿谷唰地站了起来跑去看仪器,不待多时便听见一声哀嚎:“又失败了……可是样本不够了啊……”

“你想要多巴胺的样本?”
刚还在悲伤的研究员没有注意到哨兵已经悄悄地走到他身后。熟练地解开外面大褂的扣子,两只手顺着衬衫下摆从下往上探去,熟捻地探到那两颗小突起,哨兵一边不轻不重地按着一边朝绿谷的耳朵吹了口气,异色的眼瞳在投影的反光下带起不明意味的光芒,“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先让我的递质水平提高起来才行。”

----------------------------------------
*多巴胺会随着性行为的进行有一个爬峰以及衰退(˵¯̴͒ꇴ¯̴͒˵)
突然就被按倒调戏的绿谷一脸懵逼

下章估计要开始dirty talk了……说实话我写得真烂都不知道后面想不想写……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