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S&G 06

*在基本遵循the sentinel 设定的基础上有自行二捏,非主流哨向设定

*大概就是一个新手哨兵在指引者的帮助下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感官的过程吧

*大长篇,慢热到地老天荒,我流得不行

*本章有大量绿谷回忆,故在开头声明:本文不搞胜出也没有大三角情节!作者只是出于还原漫画里人物关系的愿景设置的!轰出only

------------------------------------------------------------------------

06不想训练的话就去大自然里走走吧

 

轰最近有些烦躁,而且随着时间的移走,这种烦躁从一开始在心底悄悄地冒着小泡泡,慢慢上涨,一点一点渗透于日常的每个小动作里面了。

令人厌倦的宿舍摆设,永远不变的景色,连外头的阳光都晒不走这些从阴暗角落冒出来的小情绪。

心底没有由来的焦虑,让他连训练都快进行不下去了。

“轰君,你要尝试着去把你的感知范围设想成一个圆,然后用意志去调控它的半径……轰君?”

早上完成负重越野训练,下午在实验室进行感知控制练习。轰发现自己又走神了。

“……不好意思,可以再说一遍吗?”

明明心里想着逃离一切,却还要耐着性子在这里重复着枯燥的练习。

不安。

焦虑。

绿谷就这样盯着轰看了许久,他带着探究等等不明意味的目光让轰不敢直视。就在轰都做好了道歉的准备时,对方突然扯着他的手臂就往外走:“轰君,我们去山里走走吧!”连白大褂都没有脱,指引者就把哨兵扯出了实验楼,一路沿着石板路跑到军校外围山上去。

夏天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八月的下午依旧是炎热的。阳光被层层密密的树叶筛过了一层又一层,落到地上时只剩下了细碎跃动的金鳞。突然从空调房里出来确实会有些不适应,但是比起逼仄的房间,山里一览无余的旷远显然更令人舒心。

军校本就戒备森严,山谷里罕有人迹。白色的小文鸟毫无顾忌地在草本间踱着方步,寻找食物,却忽然感觉到人的气息被惊走了。

羁鸟旧林,山风不禁把心里的竹林也吹的落簌簌地响。

两个人牵着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了,一前一后地走着。

“绿谷。”

“嗯?”

“那个……对不起,今天又走神了。”心里的焦躁得到了缓释的轰有些不好意思地再次向自己的指引者道歉,“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觉得什么都不想做,很浮躁……”

“没有关系的哦,轰君。”一直走在前面的青年突然转过身来,双手背在身后,继续道,“对于哨兵,我了解的可比你多多了。我可是专家啊,新人。”

“其实哨兵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历史中出现过了。最早记录于南美地区的部落,他们称守护自己部落的人为哨兵,并表示他们拥有超于常人的五感。起先历史学家认为这只是一种夸张与文化崇拜,但是随着相似记载在世界范围的发现,以及第一例哨兵在A国出现后,我们才开始正视这一基因返祖现象。”

“强大的S基因带给你们的不只有超强的五感,它给予你们的,是一种兽性。你们是人类文明的守护者。人性与兽性是同存于你们体内的……好吧这个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在你们接收了大量信息、尤其是负面信息的时候,思维超负荷运转,人也会被影响,就会很烦躁、焦虑,甚至会做出一些……有些兽性的行为吧。根据历史记载,南美部落里的哨兵每年都会有几次静修,在森林里徒步行走,与自然融为一体,远离一切外物干扰,你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更新。”

“所以觉得烦躁的时候,不如来山里走走,或者和人聊聊天也是可以的。来山里走走果然会轻松一些吧?或者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今明两天我们都不进行感官训练了,本来就超额达成了训练量,偶尔休息也是为了更好地学习。”

轰张了口,但是话到嘴边了却不记得想说什么了,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了一句话,“谢谢。今天我们就这样走走吧。”

“我是你的指引人啊,客气什么。”娃娃脸的青年又把眼睛弯成了月牙,细碎的光斑在他的脸上、衣服上跃动,衬得整个人发亮似的。

<<<<< 

隔天两人在山里漫步的时候,轰发问了:

“绿谷,你是为什么会选择哨兵研究系,又选择当向导呢?”

“啊……这可是一个有点复杂的回答呢……”突然被提问的绿谷微微睁大了眼睛,微微思索了一阵之后,他再次开口道,“轰君,你有了解过S基因不表达吗?”

“我就是一个S基因不表达的实例。”

初三的时候,国家都会统一给学生进行SO基因检测,大约三个月后就可以上网查看自己的结果。

“我的基因型,是SO;我的发小则是SS型——他从小就是一个优秀的人,所以得知他是SS型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

“于是我就满心地盼着自己觉醒——是的,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哨兵,我也想去守护什么。但是直到16岁,小胜——就是我的发小觉醒,被军部带走,我跑去医院再次测试,我才得知我可能是S型基因不表达的类型。”

“因为返祖程度的不同,有些S基因虽然可以被鉴定,但实际上是无法表达出性状的。比较常见有两种,一种是巴氏小体一样,返祖出了XIST基因,被表达出的XIST RNA会稳定存在于该染色体上,使S基因失活;另外一种则是S基因处于高度浓缩的异染色质状态,连翻译都不能。其余的还有零零碎碎的很多原因。”

“我为什么选择哨兵研究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想研究S基因不表达的问题,并去寻找解决的方法——除了个人私心自然对于国家也是极具战略意义的。”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我想成为向导。”

青年随着自己的叙述,思绪不由得飞回4年前的那一天。

 

所有夏日里一个平凡无奇的上午,蝉趴在树上像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吵的人不得安宁地震动着自己的翅膀,千转不绝。

那天自己在座位上怎么也找不着小胜。满心疑惑的他在路过厕所的时候听见了异常的声音。跑进去,循着喘气声打开最里面的隔间门,金发少年坐在那里,双手抱着头,捂住自己的耳朵,因为视角问题,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胜——”

“闭嘴!”少年抬起头来,一脸暴躁地打断对方的话,又低下了头。

绿谷立刻被对方吼住了,吓得在原地没有动。

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下文,仔细一看,爆豪身上的皮肤有些不正常的红,整个人也在不自觉地颤抖。

“小胜……你觉醒了吗?”

没有回应。

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静止不动。

上课铃响了,在厕所里来回荡着。

爆豪突然抬起了头,眼瞳的红色鲜红而不刺目,像是上好的霁红瓷器,莹润又深沉。

“你走吧,不要管我。”

 

之后连着很久都没有见到小胜。

那天听说最后军校的人来了。小胜应该是被接走了吧。

 

可是,成为哨兵不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吗?小时候小胜不是说要成为像自己父亲、像安德瓦、像欧尔麦特一样出色的哨兵吗?

为什么那时候他的眼睛,带着一丝哀伤呢?

 

“我本来想等自己成为哨兵之后去找他的,后来得知了自己的s基因不表达……但是,还是想去找他,同时,就算做不成哨兵,也希望能尽一点自己的力量。所以,就进入了哨兵研究系。”

 

那天小胜的话还在他耳边回荡。

不管他什么的……怎么做得到啊!怎么可能放着你一个人不管啊!

 

“这么迫切地大二就完成课程申请向导,主要还是想利用S&G系统去找人……这两年真是累得不行,每天泡在实验室里,拿滴管拿得手指疼,报告写到吐,拼了命的学。”

微积分、有机、分子、实验分析等等真是每天翻滚着来,同时为了进相泽老师的实验室,各种原文书籍抱着啃。最后终于进了实验室,从一开始天天打扫卫生洗试管,到后面终于得了批准,开始了一会盯着PCR一会去电泳室看蛋白质翻滚的生活。

“有段时间甚至累得在实验桌上睡着了哈哈……不过也因为在实验室里,一次偶然被当成样本测试的时候,发现了奇怪的事情。”

 

绿谷还记得那天丽日学姐一脸复杂地叫他过去。

【“小久,我们在你的血液里有检测到哨兵蛋白哦?”

绿谷被这个消息砸懵了。

“可是……可是我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相应性状啊!”

“但是电泳显示你的哨兵蛋白比起其他人的多了一团肽链……我们怀疑是那一团肽链让你的蛋白质无法表达。”】

 

“我体内的S基因是正常表达的,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最终没有表现出性状。所以后来我就很任性地和导师商量,我独立以我自己为样本进行研究,等成为向导之后,就去申请实验室。”

 

“今年我通过了测试之后接触到了很多向导,也拜托他们帮我查询一下我的发小。”绿谷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他们告诉我,没有查到档案。”

 

【“一般来说没有查到档案有两种可能。”他还记得学长是这样说的,“要么是……因公殉职,因为这个平台我们允许查找的只有活着的哨兵或向导;还有一种就是他在为国*部工作,档案属于最高机密。”

“对你来说两种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呢……虽然后一种有希望但是普通人想进国*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绿谷说完话之后停了下来,一时间只能听见远处鸟鸣的声音。

“哈哈……好像突然有些沉重了呢……虽然我那天也理解轰君的想法。家里有背景的哨兵其实或多或少都会在那里待几年的……但是,就还是很羡慕你们啊。”

那个地方,黑暗又冷酷,呆久了,会疯的。

所以自己一定要找到他。

----------------------------------------------------------------------

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在要回学校之际把这段发了……

这章信息量比较大,因为基本上是我把绿谷在遇到轰之前的事情压缩剪辑放了出来,写得也就糙了一点,明天或者后天整理好宿舍来修一下

我绝对不写大三角……所以这篇,轰出only,后期可能会有bg配对——不过完全可以理解为友情向。说实话我有想过写胜出线,但是是另一个时间线,轰出之间友情设定那种,写不写,得看我的小可爱画不画咔【突然开始了交易?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