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S&G 05

*在基本遵循the sentinel 设定的基础上有自行二捏,非主流哨向设定

*大概就是一个新手哨兵在指引者的帮助下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感官的过程吧

*大长篇,慢热到地老天荒,我流得不行

------------------------------------------------------------------------
05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这种触发失控——抑制失控——触发失控的循环中度过,每次完成训练时的体能透支和抑制感官造成的精神透支都让轰十分不好受。其间绿谷也有鼓励轰尝试感觉集中——把自己的感觉集中在某一事物上从而屏蔽掉其他信息的影响,进而提高抑制失控的成功率,但是不知为何集中效果很不好,总是把握不好那种感觉。反复的挫败感的积累也让哨兵不禁有些急躁起来。

前一天以触觉抑制的失败告终——注射了时效24小时的TC-4试剂的轰被告知第二天等快失效时来实验室再次尝试抑制。来到实验室门口,刚想敲门的哨兵发现门是开的。透过空隙一看,研究员正把头埋在手臂间,小憩着呢。

没有进行实验时呈全透明的玻璃让阳光可以肆无忌惮地光临这片小天地,薄薄的罗马帘筛去了光线的亮眼,只留下暖融的光晕充斥着室内。青年背对着窗,把头全藏在臂弯里,就不管顾留在外面的头发如何了,像是倦了的栖巢的归鸟,只管把头藏进温暖的巢里就再也不管这个世界将要如何了。

室内非常安静,只有空调制冷时低低的声音。像是在冰淇淋里面一样,温暖的色调混合着冷冷的空气,实在是让人恨不得裹着被子就地躺下了像奶油一样融进去,什么都不管了。

当哨兵在生理和心理接受双重打击的同时,指引者也并不好受。每天都要进行数据整理与分析,对第二天的训练视情况做出调整,还要定时上交报告结果分析;哨兵体能透支时还要帮忙把他扶回房间。有时候半夜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轰还能看见窗外隔壁的亮光。明明是科学家,却硬生生成了保姆——然而这就是指引者和向导的使命。绿谷虽然承受着这一切,却从来都不曾表现出疲惫,所以突然看见他小憩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扰他。

午后明亮却失了锐气的金暖光芒映得青年衣领与发尾间的那一小段后颈皮肤更显洁白,微微翘起的发尾,还有手肘处衣服被挤压而带起的褶皱——像一只午后休憩的大猫,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把自己柔软的皮毛暴露在外,让人不住地想去抚摸。

那小块皮肤,会有怎样的气息呢——

等轰反应过来时,他闻到了那股艾草的气息。没有了平时实验室里消毒过的刺鼻气息,此时在鼻腔里萦绕的,只有绿谷身上沐浴露的气息。不是艾灸时浓得让人想要逃走的强烈,只有十分自然生长着的淡淡的清凉。

天啊,自己在做什么……快结束这一切——!

终于反应过来的哨兵有些近乎慌乱地开始给自己下命令,本能的羞耻强制着让自己的嗅觉恢复正常——因为想闻到自己指引者身上的气息而让自己的嗅觉失控了这种事情实在是连让它多存在一秒都不敢啊!

快结束啊……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奇迹发生了,明明之前总是难以达成的感官抑制,这次的整个过程,从开启到关闭,只用了十分钟不到!

等轰冷静下来后,他还发现自己在无意间就做到了之前没有一次达成的感觉集中——他成功屏蔽掉了实验室的其他气息。这么久轮回般的折磨总算有了一点希望!这次成功让之前积压了许久的焦躁都得到了缓解。大脑正式接受了这一设定后的哨兵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想叫出声却被主观意识拼命地压制着,到最后只能死死地咬住下嘴唇,一边想和人分享这一巨大的进步一边却又不敢吵醒自己指引人的美梦。

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哨兵,最后还是选择悄悄地坐在了指引者对面,等他醒过来。

两个人就这样各怀着心思分享着这一小会儿得来不易的阳光。

 

趴着睡觉其实一点也不好受,所以绿谷很快就醒了。

刚刚睡醒的家伙眼睛里还水汽朦胧的——眼皮有气无力地耷拉着,把原本大大的眼睛遮得有些阴沉,眼眶里湿漉漉,像是被父母从睡梦里叫起的孩子,明明还想睡却必须睁着眼睛。然后绿谷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盯着轰。

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奇妙地对视着。

其实绿谷大脑已经清醒了,但是刚刚醒来整个人的身体机能才处于沉睡状态,下颌的肌肉连动都不想动,更别提张口了——当然声带还嫌发声麻烦。

他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对面的哨兵。此时视野还不甚清晰,物体边缘线有些模糊,估计是睡觉时压到眼球了——总之他就这样漠然地扫过轰的两色头发的分界线,他脸上的疤,最后盯着他异色的眼睛。

轰果然很帅啊。

盯了半天的小研究员鬼使神差地得出了这个结论。非常漂亮的面部结构,挺直的鼻梁带起利落的阴影,挺括的眉骨配上漂亮的眉形显得英气;一路延到眼角的双眼皮,那长长的眼尾微微向上,还有那双异色的瞳:蓝的像是月光下湖面的冰、灰的像是中空裹着黑烟的玻璃珠——一双十分深情的眼。有这样一双眼的人,哪怕他一脸冷漠地盯着你,恐怕你也会心里漏跳一拍。要是笑起来,那可能叫你连自己都找不着了。脸上的疤痕没有带来任何不适反而意外地添了几分颜色。

难怪是系草呢,现在成了哨兵这可得多少女生扼腕不已呀。哎等等他为什么会在我面前——

“啊!!!!!!!!”然后哨兵就看着对面的指引者先是一脸冷漠地盯着自己又突然大叫起来。

“轰君!!!!!你的触觉——!!!!!”

“没事了绿谷,在你醒来之前我就已经成功抑制了。”

“哎???”刚找回自己人设正准备进入碎碎念自我检讨状态的绿谷成功被打断了,然后大大地松了口气,“啊那就好……”

“而且,我刚才成功做到感官集中了。”

“咦——!”

之后无论绿谷怎么恳求,轰都不肯告知感官集中的细节。

 

<<<<< 

最终训练(测试)。负重10公斤,往返越野20公里。有惊无险地完成了。第一阶段达成了的两人在得知公里数完成后立刻不管不顾地躺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

阳光炽烤着大地,把原本埋在泥土里微弱的气味全都蒸发了出来,吐息之间全是山中林木和泥土的气息。身上的汗液被微风悄悄带走,整个心都充斥着自由的声音。

趁着休息的空闲,绿谷身为科学工作者本能的好奇又发作了——“轰君,你可是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感官集中的……”

“……”

“那天中午你干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

“真的没有什么,就是突然一下就可以了。那个,我们现在去吃饭吧?”

听见这样的回答青年不禁叹了口气,放弃了追问。再次舒展了一下四肢后站了起来:“那就一起去归还装备吧!今天吃顿好的!”明亮的笑容让轰一点也看不出这是刚才那个询问被拒的家伙。

这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也是轰很喜欢绿谷的一点,与这样的人做朋友,有可以畅所欲言的亲近,也有保护自己的余地。

至于那个午后,轰一方面是觉得实在难以启齿,另一方面则是……说不上来原因,但就是不可以说。

然后在饭堂吃荞麦面的轰差点没被自己的味增汤呛死。

他的味觉失控了。

 

鬼知道他为什么失控的啊

------------------------------

这章意外地没什么设定补充,结尾那里弃疗了大家自由心证吧【。

尽量多写一些把剧情往后多推一点,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我估计不会更,因为有一件很重要的可能影响我未来的事情

可以很悲剧地和大家透一下底,现在写了一万八千字,我的大纲才走了五分之一左右……作为我的第三篇文,我写这么长表示有点绝望。更绝望的是这篇文略有前传性质就是我写完了设定都还有没展开和说明的……然而我有点不是很想往后写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大家我又一不小心说了好多话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