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大三角不行…)/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S&G 04

*在基本遵循the sentinel 设定的基础上有自行二捏,非主流哨向设定

*大概就是一个新手哨兵在指引者的帮助下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感官的过程吧

*大长篇,慢热到地老天荒,我流得不行

*前文走我:01  02  03

-----------------------------------------------------------------------------
04   白噪音发生器确实很好用

第二天的天气非常好。夏日湛蓝的天穹里万里无云,微微的轻风拂在脸上,非常舒服。金色的阳光像是融化了的黄油,细细地从房顶倾注,再均匀地铺满了平滑的水泥地。

轰按时到了约定好的集合地点。等着等着,终于从操场的另一头等来了一团绿色的东西——绿谷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夏季作训服,带着两个军用背包——背上背着一个,手里提着一个,努力地向这边移动着。

等走近了,绿谷一边卖力地和背包做着斗争一边开口了:

 “早上好……轰君!今天开始体能训练之前,你还记得我昨晚和你聊起的事情吗?”

 还没来得及吐槽绿谷造型的轰思维就突然被拉回昨晚实验结束后。

刚刚觉醒的哨兵,对于感官的控制还尚不熟练,脑中构建的系统更多像是一个开关:要么完全封闭自己的感官,要么就开到最大;同时这个开关还十分不稳定,激烈的运动或者情绪变化都有可能造成感官的失控。

 “所以,今天的训练是负重10公斤,往返越野10公里。”

“……啊?”

“这是我综合了你大学的体能成绩算出的一个体能极限值。实验表明,极限状态下哨兵容易出现感官失控的情况,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状态激发出来再去抑制,让这个开关稳定下来,不会轻易违背主观意识地移动。谁也不想在战斗过程中突然感官失控吧。”青年把地上背包递给轰后,又小心地护了护自己身后的那个,“我和你一起跑,你的体能不会还跑不过我这个研究员?虽然我的包里除了负重还有一些其它东西,不过大体重量差不多哦?”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体能已经近乎极限,身上原本无关紧要的负重变得越来越沉重。最重要的是,有什么已经开始失控了。

往返越野是在军校外围的山谷进行的。在山间穿梭,当身体越过某条线的瞬间,青年耳边的声音开始杂乱了起来。听觉在这一秒陡然再次失去了控制,自己的、绿谷的心跳声,血液在血管里泵跃的声音,鞋底踩过泥土轻微的碾过音,风吹过草叶林木的飒飒声,昆虫摩擦翅膀的声音,飞鸟掠过天空的声音,甚至还有远处路障处哨兵谈话的声音……但是比起觉醒的时候,这里的环境更为复杂,声音的种类也更多、更杂乱,如此之多的信息在一瞬间全部涌进大脑,有力地抨击着鼓膜,在皮层间跳跃、传递。再次进入这样的世界去接受超负荷的信息量,轰不禁捂住自己的耳朵企图逃避这一切,却是徒劳。

一直跟在后方的绿谷立刻发现了轰的异常,他赶忙扶住青年,一边支撑着不让对方倒下以避免剧烈运动突然静止对心血管的负担,一边轻声地引导着感官失控的哨兵:“想起来我是怎么告诉你的!把开关关上……!”

再次依靠在对方肩头的轰却没有找到那股熟悉的味道,这让他的心头不禁有些焦虑。虽然努力地去尝试上次觉醒时做过的事情,但是效果甚微。同时,随着运动渐渐停止,新的感官失控来临了。

“……疼……衣服……信息……太多了”双重感官失控下的轰根本无暇他顾,皮肤所碰触的一切和耳朵接收到的一切一起汇成了信息的洪流。他连在如此浩瀚的信息流里自处都难,更不可能溯流而上闭其源头了——哪怕绿谷一直在努力地引导着,告诉他如何用意识去关闭感官,但是没有用。轰很快就在繁冗的信息里模糊了自己的意识边缘,连话语都变得破碎。

在意识逐渐迷惘之际,他听见绿谷在说“那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不要去管别的声音了,你让自己只能听见我的声音——!把自己的感觉都集中在一个事物上,不管是听觉还是触觉——!”

我很想,但是,没力气了,好多,好多的信息……

他觉得自己被各种各样的声音淹没了。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叹息,接着世界一片清明,那些声音都消失了。

手臂被注入了什么液体,衣料摩擦带来的不适感也很快消除了。

他明白自己恢复了正常,也很想醒来,但是刚刚被磨砺过千疮百孔的意识疲惫地压着他的眼皮,让他一面想清醒却一面无可奈何地在绿谷怀里睡了过去*。

临睡前,他闻到了熟悉的艾草气息。

 

“好点了吗?”

绿谷在轰醒来的瞬间就发觉了——两个人一直维持着相拥而坐的姿势,醒来时肌肉的变化根本无处可藏。

原本还有些懵懂的青年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有些惊奇地摸了摸耳朵,发现了里面的玄机:“这是——”

“微型白噪音发生器*。原本用于治疗失眠,后来意外地被发现可以用于哨兵的听觉失控。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现在自己的听觉和普通人无异?”和青年拉开了一点距离的绿谷松了口气后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看得轰一阵愧疚),一边解答了疑惑,“如果不喜欢微型的还可以申请普通大小的,晚上睡觉前放在床头,保证一夜好眠。”

确实,昏过去前那些窸窸窣窣各种各样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仔细倾听,只剩下了白噪音犹如海浪一般规律又平稳的“沙沙”声。

“那我的触觉……?”

“是实验室研发的TC-1试剂,可以暂时麻痹你的触觉神经,时限是二十分钟。我本来给你打了一针,后面看你还睡着就又给你补了一针,现在离药效消失还有十分钟。”青年一脸正色地解说完之后整个人立刻垮了下来,同时很配合地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你真是吓死我了……突然就失控还一次就失控了两个……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连感官集中都喊了出来……幸好你没事。趁着现在还有差不多十分钟,先把听觉控制了吧。”

“不,等等——”轰打断了绿谷的对话,因为他想起了那阵一会消失一会又出现的艾草气息,还有现在充斥在鼻尖的其他的大自然的气息,“我的嗅觉也失控了。”

“……”

这样时间就突然变得很紧迫了。

最后有些手忙脚乱的两人在轰出色的天赋碾压下成功于十分钟内压制住了嗅觉,并努力控制了触觉。可惜最后到听觉的时候,轰觉得自己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精力了——绿谷也不建议第一次就一口气屏蔽三个感官,所以开始训练的第一晚,轰是伴着白噪音平均稳定的沙沙声中睡去的。

 

临睡前。

“绿谷。”

“嗯?”

“你是在从事什么和艾草有关的研究吗?”

“啊……?没有啊?怎么了?”

“那你身上为什么会有艾草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嗅觉开启的时候就能闻到。”

“啊……可能是因为我用的艾草的沐浴露吧!有什么问题吗……是会觉得有刺激性吗?那我要不要换一种沐浴露?”

“不用不用……不会刺鼻,很好闻。”

很安心的气息。

--------------设定补充

*关闭感官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会对哨兵的精力造成大量消耗,因此一方面需要锤炼哨兵的精神力,一方面则还是要避免去关闭感官——要控制好感官

*白噪音:所谓白噪音是指一段声音中的频率分量的功率在整个可听范围(0~20KHZ)内都是均匀的。对于新生儿的父母来说,利用白噪音来停止婴儿的哭泣是一个很有效的声音治疗方法。白噪音甚至被公认为对于精神分散疾病、耳鸣、听觉过敏症以及多动症等神经系统疾病来说,是一种有效的“声音化妆处理”治疗。还有一些人利用白噪音来把一些可以打断他们正常睡眠的声音弱化

大约就是睡觉的时候空调声、雨声、海浪声这样的声音吧。

*感官集中:这是一项哨兵比较基本的技能,让自己的感官集中于某一个事物从而屏蔽掉其他无用信息。不仅可以帮助哨兵控制自己感官失控,还可以高效率地获取信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感官集中过程容易出现感官屏蔽(sense occupied),即因为过分集中于一个感官从而使得其他感官过于迟钝甚至对外界没有反应,这个时候需要指引人和向导进行必要的感官唤醒。

----------------------------------------

因为终于开始走剧情了所以决定开始写小标题……是的这篇文大概就是轰在绿谷的帮助下学会如何使用自己感官的故事吧,可能还有点长,感情线也会很慢,现在其他人物一个都还没出场我也急……

这章只有两千多字真的很抱歉……!下午或者晚上还有一更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