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S&G (哨兵设定)03

*在基本遵循the sentinel 设定的基础上有自行二捏,非主流哨向设定

*大概就是一个哨兵在指引者的帮助下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感官的过程吧

*大长篇,慢热到地老天荒

*前文:01  02

-----------------------------------------------------------------------------

03

两个人通过系统上留下的联系方式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学校自习室见面。而当绿发青年抱着指引协议和保密协议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时,发现对方早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早晨的阳光柔和洒地在青年的脸上,在他直挺的鼻梁上留下阴影,刻画出他利落的下颌线条,给人一种刀削斧凿的精致感。在不可避免地将目光投视在对方脸上的时候,绿谷意外地发现对方……有些小焦虑?

他在担心什么吗?

经过昨天的尴尬后两人今天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还是绿谷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早上好,轰君……?昨天睡的怎么样?”

“……挺好的,没有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呃……那就好。”

之后两人又开始沉默。

说点什么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好吧。

绿谷再次开启了话题:“好吧,轰君。我必须向你道歉,昨天我太冲动了。刚刚觉醒完成感知屏蔽的哨兵大脑还暂时处于兴奋状态,这个时候你们的思维会比较跳跃情绪也会比较容易激动。作为一个指引者我竟然被你挑起了情绪,忘记了自己安抚的第一要务,这是我的不成熟造成的失职,也很庆幸似乎并没有对你造成太多不良影响,这是我唯一可以减轻一点罪恶感的地方了。所以我本来以为这事黄了……呃,就是你不会选我做你的指引者了。但是,今天早上我收到短信的时候,说实话,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说到最后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两颊的雀斑随之也鲜活了。

“不……该道歉的可能是我。”听见对面先道歉的轰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昨天我也有些过于敏感了,对哨兵过分抵触。我的家庭原因你也知道了……确实,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对哨兵有不好的概念,但是现在既然木已成舟,我觉得我也应该学会用自己的方法去理解它了。你昨天说的很对,我没有意识到身为军人的担当,完全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虽然你突然发飙确实有点莫名奇妙的……同时我昨天上网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也听说了雏鸟定律……你的声音让我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想我们的相容性*应该不错。所以,还请多多指教了。”

所以简单的一次签协议是怎么变成道歉大会的?突然冒出的吐槽在从思维中破土而出的瞬间就又被绿谷压下。

“呃……哈哈哈哈”被对方直直盯着的目光和突如其来的剖白弄得不好意思,最后他只能赶紧转移话题式地把手里的材料递到桌子对面,“那既然现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我就在协议签订之前再做一些说明。”

哨兵在觉醒后必须尽快找到合适的指引者建立指引关系,前往101军校开始进行感官运用的基础训练(同时包括基本的体能训练)。在训练期间,指引者兼有 instructor 和 tracer 两种身份,在对训练给予指导的同时还要追踪哨兵的能力状态。训练的内容和深度都由指引者决定,只要哨兵最终可以通过能力测试即可。能力测试目的是确保哨兵能够掌握能力的基本使用方法,其测试包括近距离寻找物体的精确度、远距离发现物体的灵敏度等等许多细小方面。同时哨兵还需接受实验室方面的极限评定,对其五感极限进行评级。两者综合即为该哨兵的能力评价。至此指引关系解除。

完成能力评价的哨兵需和所有新兵在九月一同入伍参与训练,在军营里将自己的能力有效地和现代武器结合,并学习现代化信息战理论等等知识。教练会由相关哨兵负责,医疗队也会相对关注。在三个月考核结束后,哨兵会回到101,开始进修,进修方向由能力评价决定。此时哨兵可以开始申请向导,并接受一些难度较低的任务。当哨兵完成进修课程并出现精神体——精神体大约在觉醒后一年左右出现,后,才可以接受特殊任务。

“在指引关系有效期间,我会负责你的状态追踪和能力发展,直到你完成能力评价,关系解除。之后等你九月份入伍训练到十二月结束后,才可以申请向导。”绿谷细心地把两份材料分置轰的手两侧,“这里还有一份例行的保密协议,你懂的。”

“也请多多指教了,轰君。你叫我绿谷就好。”

“签完两份材料后,我们就各自回去收拾行李吧,下午一起去101报到。”

“好的。”

下午,收拾好行李的两人一起乘坐专车前往在山的另一头的101军校。

101军校本身就靠近首都,坐落在首都郊外的一个山谷里。地面方面每一公里就设有路障,共三层;学校内禁止大型设备和飞机经过,建筑都有采用隔音材料,尽可能地让觉醒初期的哨兵们可以在这里不被打扰地完成对感官的控制与应用。在山的外围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坐落在山谷里的白色建筑群。

车很快就在军校正门停下——引擎声会影响哨兵,因此车辆是禁止入校的。两人只得在门口登记过后进入大门,来到接待厅完成报到,根据指引领取了衣物、ID卡还有领花、臂章、军衔等小物件,清点了寝室中配备的个人物品清单,再交换了校内通讯号后,往宿舍F楼走去。

考虑到刚觉醒的哨兵容易出现感官失控,军校会将指引人的宿舍安排在哨兵隔壁,以防突发情况。

“同时,我的ID卡还可以开你的宿舍门,不过我当然没有突击检查的兴趣啦,撞见什么场景还是很尴尬的。”年轻的指引者在上楼时调侃道。

“……宿舍是一人一间?”

“是的,”绿谷解释到,“这个你后期会感觉到,哨兵的领地意识。多个哨兵长时间居住在一起是有过流血先例的。现在军校为了避免这方面,都是一人一间。即使是指引人也不能和哨兵同住一间。”

“我国对于哨兵的研究还在起步阶段,很多东西都尚不清楚,所以如果你觉得有哪里不适的,要告诉我,我会进行力所能及的调度和申请。对了——”只见绿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话锋一转,语调也不自觉上扬。

“即使你们哨兵有领地意识,军队的纪律还是不能破坏的,每周会有哨兵不定时来查寝……你没有带什么非制式武器或者违禁物品吧?哨兵查寝可比正常军队查寝严多了。”

“……什么?”

“瑞士军刀、蝴蝶刀、手表、手电、医疗物品……”说到后面绿谷几乎是在憋笑了,“领带、0情杂志还有……安全套。”

“……不劳您费心。”听到最后的轰也已经是黑着脸一个一个往外蹦字了。

 

 

下午整理完宿舍。晚上吃过晚饭后,轰如约来到实验楼201室。听到门开的声音,正在检测仪器的绿谷转过头来。

还是一身白大褂,但这次青年大大的眼睛被一副简单的银丝眼镜隔了一下,无形之中让整个人也冷酷了一些。但是在他看见自己瞬间笑起来的时候,两只弯成月牙的眼睛让所有的隔阂都飞速消弭了。

“我被下达了今天之内将你的基本能力分析报告上交的任务,所以要麻烦一下你啦,轰君。”

在绿谷的引导下重新开启感官,开始接受测试。先是用仪器判断眼球内部结构进而推测极限视力范围;紧接着被蒙上眼睛,然后手背、手掌、指尖、指腹、脸颊和背部依次接受触觉测试——不清楚有什么东西一小点一小点地刺着,而且每刺一下,绿谷都会问一句“有感觉吗?”或者“感觉到有几根针?”——有些庆幸的是这次对衣物的反应没有觉醒时那么强烈了,绿谷说是因为初次觉醒时各感官会有超负荷感知的情况;在这之后又被带进一间小室里完成了听觉和嗅觉测试。最后是味觉。

绿谷带领轰来到一个放满了烧杯的桌前:“每个都尝一下,然后告诉我里面放了什么。”

“盐、糖、醋、苹果汁……这个是什么金属吗?……好像是一种辣椒……等等这是什么”轰在试到最后一个烧杯的时候停了下来,“有点点甜,又有铁的感觉……是,血吗?”

“……你是鲁米诺试剂*吗?”绿谷一手撑着桌面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夸你大白鲨都觉得委屈你了。”

“……有那么夸张?”

“难不成呢,最后这个烧杯里血的含量是真的在百万分之一上下浮动的,几乎是鲁米诺试剂的极限。这种时候真的免不了仰天长啸你们和我们不是一个物种。”

“……”听到这句话,轰还是有点不能适应地转过了头,他还不能完全摆脱童年时因为父亲进而对哨兵产生的偏见。

“好了好了,实验结束!在你离开之前……”绿谷合上实验记录报告把它放在一边,取下眼镜,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突然抱住了轰,“我一定要找一个人分享一下我的激动!!”

“哈?”自童年之后几乎再也没有过拥抱经验的人突然被抱住了一脸懵逼。

“……我终于体会到了一个科学工作者遇到一个完美样本的感觉了!你的各项水平都是超于平均值的,你能理解吗?每个哨兵基本上都会有那么几个不擅长的感官,这时候他们这方面的感官水平是会低于平均值的,但是你没有!你的所有感官都是超过了平均值的!你是一个罕见的全能型哨兵,而且你的突出项——味觉非常接近历史极限,经过训练我绝对有信心让你打破这一记录!我现在脑子里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斥了,我……我要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我要做出一份最满意的训练计划!天啊我觉得我今晚会睡不着了!我真的好开心遇到你啊!”青年抱住了还嫌不过瘾似的在轰的怀里蹭了几下,然后抬起了头。小小的个子刚好到轰的下颌,此时整个人抬头向上看,两个人刚好近距离对视。虽然不长但是浓密的眼睫,简单明了的单眼皮把眼睛勾得更大,还有他碧绿得犹如一汪湖水般的眼瞳里倒映的自己也一览无余。

“好的好的……你先放开我。”

“噢噢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青年发现两个人姿势太近后也立刻退开,同时抱以歉意的笑容,“今天辛苦了,轰君。明天九点集合,我们进行基本的体能训练。具体哨兵训练的规划表我会尽量在明天集合之前完成。”

“你也辛苦了,绿谷。晚安。”

“晚安!”

离开实验室,夜晚的101十分安静——或者说这里一直都是很安静的。行走在楼道的水泥地上,轰的脑子里却还是刚才绿谷过于靠近的脸,还有那双透亮得过分的眼睛。

----------------------设定补充

*相容性:大家不要想到什么血型信息素基因什么balabala的……就是很单纯的,合不合得来,嗯,就和大家交朋友一样,有时候就会突然觉得对方很适合做朋友这样——虽然这个确实会有激素影响。所以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关系不是绝对的,如果有更合适的可以提出更换请求,不会有什么撕心裂肺的结合关系解除你不爱我爱他之类的狗血大戏……

 

*鲁米诺(luminol):又名发光氨。一种在犯罪现场检测肉眼无法观察到的血液,可以显现出极微量的血迹形态(潜血反应)。化学名称为3-氨基苯二甲酰肼。常温下是一种黄色晶体或者米黄色粉末,是一种比较稳定的人工合成的有机化合物。

---------------------

最近感觉自己被一些日本文学作品影响太深了,很喜欢用对话来推进剧情,一不留神就全文都在讲话。所以会更慢一点,接触一些其他作品,学习一下

这文会很长,也会进度很慢,大家无聊当消遣就好,每一位给我点心小蓝手甚至评论的小可爱我都记在心头,笔芯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