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S&G (哨兵设定) 01

*在基本遵循the sentinel 设定的基础上有自行二捏,非主流哨向设定

*哨兵轰X指引者久,一个大龄哨兵和一个菜鸟指引者,一定要说得恶俗一点把你们吓跑

*作者现在暂时没大纲,放飞自我

-----------------------------------------------------------------------------

 

轰焦冻是一节通信原理课上觉醒的。

当时他还在上课,百无聊赖地听着老师在讲台上照着PPT读自己早在教材里读透了背熟了的定义,然后盯着窗外的树枝发呆。然而在看向窗外的一个瞬间,所有的异常都打开了开关,所有的感知天翻地覆。

六月夏天的阳光强烈,照在窗外的树叶上闪闪发光,这原本稀松平常的场景却突然变得耀眼夺目,树叶上原本就有些亮眼的反光在这一瞬间有了致盲的能力,让轰不得不立刻闭上眼睛。他尝试着重新睁开眼睛,但是每次睁开都会被外面过分刺眼的光强逼回原处,就连闭上眼睛,隔着眼皮也能感受到光线的强烈。在这种睁开与闭合的间隙中,轰发现所有的光路都似乎变得清晰可见,它们像细长的线条一样自物体轮廓发散,他甚至感觉自己可以捕捉窗棂处所有漫反射的路径。

全身进入了一种高热状态,身上原本轻柔凉爽的布料突然变得无比粗糙以至于皮肤感觉到了被划伤的刺痛,手掌安慰式地抚过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带来了更多的疼痛。自内而外散发的炽热让喉管连发声都做不到。

然而糟糕的并不只这些,突然敏锐无比的听觉让他可以听清教室里所有人的窃窃私语,配合上该死的回音扩音简直是震耳欲聋。嘈杂得过分的声音一齐涌入大脑,女声尖锐刺耳,男声引起的共振让内脏都有不好受的感觉,还有许多人一起毫无章法混乱不堪的心跳声。他甚至还能听见教室前后空调制冷时机器发出化学反应的声音,讲台下方电脑主机CPU运行的嗡嗡声,同学们与桌椅之间的摩擦声,还有人上课悄悄玩手机时产生的提示音。这一切汇聚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糟糕异常的交响乐,也可能是混乱的车祸现场,又像是沸腾的开水,让人几欲疯狂。

轰无法控制地闭上自己的眼睛,捂住耳朵,蜷缩起身体,却无法阻止这一切对他身体的摧残。

“那人怎么了?怎么突然缩在座位上?”

“他在低吼……发生了什么?”

“呀……那不是系草吗?”

好吵,好吵——

“同学,同学?你怎么了?”

“——他身上很烫!这个温度会烧死人的!”

他感觉到手指抚过自己的皮肤,带起刺痛的感觉。

好疼,好疼——

“他觉醒了……他觉醒了!!快去通知医务室!快让他们去叫哨兵所的人!!这么严重的反应会致命的!!!“

“大家安静!把窗帘拉上!不要发出大的声音,给他一个安静的环境!!”

好混乱,好混乱——

周围终于的安静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周围狂乱不堪的心跳声依旧在他耳边鼓动,被热度折磨的身躯因为疼痛而不敢轻举妄动,视网膜上亮眼的光斑仍闪烁着久久不肯离去。轰能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进行着什么不可逆转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让他痛苦不堪。

好讨厌,我不想——

谁来,谁来救救我——

没有——

没有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手臂上一阵尖锐的疼痛,接着有什么清凉的东西被注入了。

有人在他身边轻声说着什么,语速很慢,很沉稳的声音。

“不要抗拒它,不要抗拒身体的变化。”

“去适应它。它只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你可以自由地操控它。”

对方的话像是夜色中撕破天幕的明光,轰近乎贪婪地渴求着对方的指引。

“把注意力集中在你大脑现在异常活跃的地方。”

“让它安静下去,去命令它,让它变得温顺。”

“这里非常安全,你也很安全。”

“你要想像,在你活跃的地方,有一个阀门。”

“你要冷静下来,把这个阀门一点一点地调低,然后关上。或者你想象一个罩子,把它全部罩在里面。你可以的。”

他茫然地按照对方的指示,寻找着大脑里那个一直兴奋不断跃动的部位,将强烈的主观意识赋于其上。

“来,轻轻地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原本急促的呼吸在对方的提示下慢慢地变得规律,最终回归平稳。

“你看,你已经没有那么热了,你成功了。”

“现在,我要把你带离这里,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你抱住我的脖子,不要看到外面的光,可以吗?虽然还会有点疼,但是很快的。很快就会全都好起来了。”

鼻子抵在对方的颈窝处,闻到了明显的艾叶的味道,但是不至于太刺鼻。

对方的脚步很稳,没有任何颠簸造成衣料的摩擦,进而引发更多的疼痛。

对方的心跳声沉稳而有力,一下一下地跳动着,令人心安的旋律。

轰就这样听着对方的心跳声,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忘记了刚才嘈杂的世界。只剩下心跳,一下一下,安心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被对方轻轻地放在了一个平稳的物体上,他才发觉自己已经不会因为碰触而疼痛了。他的所有感官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他很想睁开眼睛,但是刚刚经历过高热的身体听不了使唤。意识想挣扎却无可避免地向下堕去,一点一点沉入未知的大脑深层。

所幸在彻底堕入之前,他又听见了那个让人安心的声音。

“睡吧,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会陪着你的。”

得到了承诺的轰安心地睡过去了。

 

 

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不远处的窗帘被细心地拉满,只留下窗帘下方投下的的微弱光瀑证明仍是白天。整个房间都在黑暗之中,除了他之外,再无第二个人的气息。

那个人呢?不是说好了会陪着我吗?

轰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与不安。

近乎赌气地翻身下床。短暂的眩晕过后,轰走到窗前并拉开了窗帘。稍稍适应了一下光线,他就重新睁开了眼睛。

从窗外的景色来看自己还在上课的教学楼内,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所以自己果然还是觉醒了吗?估计现在混账老爹已经知道了。

心里又是一阵厌烦。

忽然听见门边传来咔哒一声。轰转头就与歪头探进来的那个白大褂的家伙成功对视。

对方有着一头蓬松的海藻一样的绿发,肤色偏白,颊上还有浅浅的小雀斑,看见自己站在窗前双眼惊讶地睁大,没来由地透出一股孩子气的可爱。小小的个子活脱脱一个高中生,整个人就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这大概是现在女生最吃的一款吧,邻家弟弟那种。

刚想向对方打听带自己过来的人的轰,听见对方开口时反而惊讶了:

“看起来你恢复得不错呀,轰君!”

这分明是自己睡过去前听到的声音!轰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身高170都没有的家伙居然一路平稳地公主抱着自己,从楼上的教室走到医务室。

“你是谁?”

“……啊我忘记自我介绍了,”对方直到被询问才发现自己太过自来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是国立大学哨兵研究系大二学生绿谷出久,今年四月刚成为一名实习指引人。今天本来是帮导师来这边取东西,刚好就赶上你觉醒了。当时事发比较突然,又比较严重,只能先给你打镇定剂再辅助你稳定感官。本来以为反应这么大你会多睡一会的,没想到你的身体素质这么好,这么快就醒了。”

这个看起来高中生一样的家伙居然是自己的同届吗?大二就成为指引人了,好年轻。轰一边思索着一边开口了:“我是通信工程系大二学生轰焦冻,国防生。具体我估计就不用多说了吧。”

“呃……是的。很抱歉啊,轰君,事发突然我也就紧急查看了你的资料,不过也只是一些很基本的。刚才我已经帮你完成了觉醒注册,把你的资料从公民系统里屏蔽了。当你通过哨兵能力考核后,你就会正式归入军方系统,成为一名哨兵。恭喜你,从这一秒,你将踏入我国不曾向公众告知的地带,成为国家的一把利刃。”

轰厌烦地把头撇向一边。

“呃……那,那个,”绿发青年眼看着有些尴尬便换了一个话题,“我悄悄看了一下轰君的基因数据。是非常出色的SS型*呀,怎么会这么晚觉醒呢,一般来说……”

“一般来说,哨兵大约都会在15-18岁完成觉醒,不过觉醒时间以及剧烈过程一定程度收到基因表达程度、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等等一系列原因影响,所以二十多岁觉醒,甚至终身不觉醒也不是不可能。近年来大数据表明,二十岁之后都没有觉醒基本就没有觉醒可能了。”轰没有耐心地抢过了对方的话,“我一点都不想觉醒。我想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军人,而不是在我爸的摆布下成为一名哨兵在背地里干一群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的父亲……”

“上将安德瓦。也是现在排名第一的哨兵,欧尔麦特没失踪前他是第二。他为了生出强大的哨兵后代强迫我母亲和他结婚。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以泪洗面,最后被逼至濒临崩溃。”童年的记忆被唤醒,突然被挑起愤怒的红白发青年不管不顾地自言自语了下去,“‘你的左半边太丑陋了’,母亲这样说着,把开水浇在了我头上。这个人渣以令人作呕的狂热追求着这种病态的基因的突变产物,把我当成完美的实验品一样掌控着……我才不要让他得偿所愿,我要用普通人的身份来证明哨兵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明明还差一点我就不会觉醒了……明明就差那么几个月……”到最后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愤怒中,再也顾不得别人。

“……你在说什么啊,轰君。”绿发青年倾听时维持的表情随着轰的讲述渐渐消失,头也渐渐低下去,终于,在最后爆发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Sentinel(哨兵)!”他生气地把手中的档案摔在了床边的桌子上,“你知道哨兵的觉醒概率有多低吗?我不清楚你的过去究竟遭遇了什么,也无法准确体会你的心情,但是你怎么能说出‘差一点就不会觉醒了’的这种话呢?人类千差万别的外貌、个性与能力,归根结底不正是因为基因突变吗?难道哨兵基因就是病态的吗?它和所有的基因一样,都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啊,它们不都是你的力量吗?为什么会因为想要否定某人而选择去压抑自己的力量?哨兵和普通的军人,难道不都是为祖国服务为人民服务吗?身为一名军人,头顶带着国徽,带着人民给你的信任,你有没有拼尽全力去守护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的觉悟?你能理解这种责任吗?还当自己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吗,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

青年瞪大眼睛把眼眶瞪得圆圆的,墨绿的眼瞳透着晶亮的光。之后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垂下了眼睑,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失言了。不小心太激动了……我只是觉得……不管怎么样,哨兵能力都是一种上天赋予的东西,你应该好好学会怎么去利用它,而不是赌气般地排斥它……而且哨兵也不全是为国安局工作的,你不一定就必须见不得光……总之,很多人想拥有还拥有不了啊……”青年越说越觉得自己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干脆闭嘴了。

病房里因为两人的对话中止而陷入静默,只能听见房外不远处医务室里玻璃药瓶碰撞的清脆声响。

临走前,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把刚才摔在桌子上的档案放在轰的床上,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的同时小声地说道:“那个……这里是一些基本的资料。上级得到消息后对你表示了高度的重视,希望你明天就能决定好你的指引人,尽快前往101开始训练……如何登陆S&G的方法还有申请流程都在上面……你,你可以今晚先去上面看一下指引人的资料再决定……哈哈我又说傻话了这是肯定的……呃……唉我,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再见,轰君。”

轰目送着那个笨蛋一样的家伙出了门。

真的就像个热血笨蛋一样,莫名奇妙地丢下一堆气势磅礴的话然后又畏畏缩缩地道歉再离开,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人吗?

不过……他可能确实需要好好想想了,毕竟已经发生了。

 

绿谷一直保持着微笑直到自己关上了病房的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好像搞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下一秒就恨不得把几分钟前的自己打进墙里的绿发青年懊恼地抱头蹲下以期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

难道刚刚觉醒时不应该都很开心吗?不应该很兴奋、很激动地说“我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哨兵,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服务的”,之后在指引人的安抚下慢慢冷静最后顺理成章地邀请对方做自己的指引者吗?说好的“雏鸟定律”*呢?这难道年龄越大的越不好搞吗!还有莫名奇妙被对方挑起情绪的自己是在搞什么啊!

校园网上的前辈都是骗人的!

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哨兵还就这样黄掉了,下次要等到啥时候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正式成为一名向导啊。绿谷懊恼地揉了揉头发。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亮起。


这两人的觉醒和引导过程堪称完美,之后的沟通过程堪称教科书般的0分



---------------------------设定补充

*哨兵是一种在近几十年出现的基因返祖现象,其表现为人类拥有超强的五感,具有遗传性。科学家根据哨兵基因(sentinel)和普通人基因(ordinary)将人类基因型分为SS型、SO型和OO型,其中SS型和SO型都有机会觉醒。显然SS型几率更大,觉醒的哨兵能力也会相对更强(该基因为不完全表达)。当然各S型基因因为返祖程度不同也会有不同的差异,这一切最终会反映在哨兵的能力上

*所谓雏鸟情结:因为哨兵在觉醒时精神极度虚弱,此时指引者的话语对哨兵的影响很大,会使哨兵产生下意识的依赖性。科学实验目前没有发现这种依赖的太多不利,反而鼓励哨兵和帮助自己稳定感官的指引人结成搭档关系以及最终的哨向关系,因为这种“第一次”的潜意识影响较深,贸然更换向导或者指引人容易出现感官屏蔽时无法唤醒的情况。

另附:哨兵刚刚觉醒、建立能力屏障的时候,各方面的反应会比较灵敏,情绪也会比较容易激动,希望指引者们好好安抚,尽量别让哨兵过于兴奋。不过轰这种突然发起脾气的还真是少见(笑)


刚开始第一章都会比较懵,等后面慢慢展开了就好了……大概

小垃圾随便写的东西,更新随缘,自娱自乐

评论(1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