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欲言又止 06

*原著三年后设定,两人磨磨唧唧到结束才告白

*本章轰出没有互动

*本章关于欧尔麦特和志村之间的事情虚构了很多,大部分都是从原著信息里去猜的,无责任猜想,[]内的都是回忆杀

*本章绿谷少女心满分

*下章完结

-----------------------------------------------------------------------------

Chapter 6

 

之后的住院时光绿谷都在茫然与不安中度过。

身上的伤口大概在一个星期后就全部结痂了,所以很快绿谷就在护士们怨念的目光中办理了出院手续。

虽然对英雄“焦冻”的人气早有预料,但是这次在医院里直面还是被吓到了。

打着各种名义进来追踪病情实则观察“焦冻”也实在是太可怕了……

反正绿谷是觉得自己吃不消了。

两人回到家后就按各自的时间表开始了养病和上班生活,似乎生活又要这样照常地进行下去。

不过也只是似乎。

 

出院后第一天早上,绿谷在一脸乖巧地送轰出门后,就悄悄地换上了衣服,坐上了前往疗养院的巴士。

他还是决定去见一见欧尔麦特。

有些事情,他觉得是自己决定不了的,让他下意识想去向欧尔麦特咨询与依靠。

 

公交车上,看着一栋一栋向后略去的楼房与行道树,绿谷的思绪也随之发散。

突然想起高二那年自己无意间与欧尔麦特聊起上一任One for All 志村莱乃的事情。

 

***

“哎……欧尔麦特是在医院继承的个性?”

当时是周末早晨,师徒俩慢跑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突然聊到了上一代的事情。

“是的……我还记得那天下午的时候,当时我正准备做晚饭……”

[那是一个和所有夏日没有任何区别的普通的一天。

少年的八木俊典正对着家里的冰箱发愁。

老师们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结果菜就做多了……果然今天还是就把中午的热一下就好了,如果老师们回来就再做新的。

愉快地决定后俊典就拿出了中午的菜碟准备向厨房走去,人字拖在地板上走过,发出啪嗒声响。

下午的太阳温柔地放任最后的光辉舔舐着大地,把一切都涂上淡淡的金色。晚风吹起阳台上晾着的衣服,混杂着邻居家洗发露的味道和潮湿的水汽。

这本是日记中相当沉闷和普通的一天。

正当俊典准备去热菜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好奇地打开门后,一身血污的格兰特里诺一把抱住了少年。

【路上再和你解释,先和我去医院。】

却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眼见风云千墙,并不曾知晓。]

“那个时候我才被老师们收养一年不到,对One for All 一无所知。当时老师们对我而言仅仅是收养我并愿意教导我这个无个性成为英雄的老师们。”

[什么……?

俊典还记得一年前那个把伤痕累累的自己救起来的老师,那个说着“我可以教给你无个性成为英雄的方法哦”的志村老师。

现在……要死了?]

“我还记得我跑进抢救室,看见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师。我当时想去抓她的手,却被轻轻地挣开了,然后就听见,她说——”

[那日的夕阳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绚丽,像是最后的火焰,灼烧着这个世界。

【格兰特里诺……扯我的一根头发下来……】

老师苍白的脸上流着泪水,却努力露出笑容。

【俊典……对不起……又害你没了亲人……把头发,吃、下去……对不起……我把你,交给了格兰特里诺……俊典,如果,可以……我多想,陪着你,长大……培养你……教予你……一切】

【不要哭……我会……看着你的】]

“我就这样,伴着夕阳,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我的老师慢慢停止了呼吸,同时继承了One for All。”

我就这样……又一次失去了亲人。

 

“之后格兰特里诺为了方便教导我,去考了职英资格证,同时也成功作为老师进入雄英。而我也在他的指导下,初步掌握了个性,进入了雄英,也知道了One for All的一切。”

“我的老师,和她的丈夫,都是被All for One杀死的。所以我曾经发誓,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杀死他,为老师报仇。”

 “但是我后来遇见你了呀,绿谷少年。你还记得吗,因为你,我还是决定走下去。”

 神野之战那天本打算同归于尽了,最后还是没有忍心。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这个孩子的那天,那个孩子带着哭腔却坚定的答复。然后他一天一天看着这个孩子一点一点地成长,继承个性,考入雄英,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继承人。

他想继续陪着这个孩子啊。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培养自己的继承人。我的老师走得太匆忙了,我也从不敢考虑结婚生子的事情……我不能忍受再失去亲人的痛苦了。于是我也把这一切的情感都倾注给了你呀,说实话,有时候我还真有一种养儿子的感觉啊,哈哈哈……别,别哭啊,我,我这是说错了什么吗……”

 

***

结婚、生子。

绿谷盯着窗外的景色,脑内跳过了这两个词。

是要像志村夫妇一样把孩子送离自己结果到头来命运弄人?

还是像出水夫妇一样给孩子留下了一个“英雄的后代”的空名就撒手人寰?

更何况自己比其他职英会更多地面临死亡的威胁。继承着传递火种的使命,还是One for All 与All for One之间衍生出的善与恶的斗争的下一代对抗者。自光明背面滋生的强烈恶意,纯粹而邪恶,亟待用什么去满足。

血便是经义。

作为火种的容器,直接而集中地感受着来自黑暗深处纯粹的恶意,受伤流血家常便饭,就算哪天真的被杀死可能也不足为奇。但是如果有了孩子与爱人,就这样死去,他们该怎么办?母亲和欧尔麦特已经够了,自己不想再亏欠更多人了。又万一说,哪天那些我爱的人因为我而被害死呢?

也曾质疑过自己的软弱,却被战斗的残酷惊得无以回复。

这场战斗,自开始以来,就已经定下了用鲜血书写的宿命。为了一致的愿望,愿意用身体在历史上留下痕迹,也许渺小无光,犹如砂砾,但终究是被历史车轮所碾过的,是为将来胜利所铺垫的。这场战斗,注定从鲜血开始,用鲜血结束。等到火种的力量足够强大,一切就可以划下句号。为此,在这之前,也许注定要忍受孤独。

 

可即使脑子里是这样想的,心却总是在疑惑与清明之间进出着、混乱着,明智与疯狂,确定与不确定之间,持续而令人气馁的摇摆不安。

“你是太看得起你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们?”

“用你自己的观点去理解我们,本身就是一种暴力。”

短短的话语却总是让人心神不定,混乱不堪。

可以吗?一起面对死亡的宿命?可以被我拖进这一切再也无法抽身吗?

这本是一段不抱希望的爱情,却悄悄汇聚了全身的热情与期望。

我也曾求你转向我,我却也希望自己远离你。

多么混乱的自己啊。

绿谷无法遏制地去回想起这三年的一切,所有不被人发觉的小细节。

无意之间,早已交心。但是因为自己的犹豫,总是欲言又止。

不敢道出的感情,却错误心软地放任它成长。终于在三年后,即将覆水难收。

 

思绪纷飞之间,车已经到站。

 

虽然逃过了NIGHTEYE的“死亡预言”,但欧尔麦特已经十分虚弱。为了不被人过多打扰,欧尔麦特特意选了一个地处偏僻的疗养院,作为八木俊典,在这里生活着。

听说欧尔麦特最近养了一只鹦鹉?还不知道大小和品种呢……

绿谷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一边打开了门。

“啊!”

“啊——!!”

一打开门绿谷就和一只小葵花鹦鹉对上了眼。绿谷还稍微好一点,只是吓得后退了几步;那只葵花鹦鹉可是真吓到了,身上白色的羽毛都炸了起来,一边喊着“可怕!可怕!”一边穿过中堂飞往后面花园去了。

“Penny……好了好了,不要怕了,那是绿谷……啊绿谷少年,先坐一会吧,等我把花浇完。”

总之,经过了一番兵荒马乱之后,欧尔麦特总算是坐到了绿谷对面。

茶梗在杯中浮浮沉沉,除了沏茶声外屋内再无声音。

“伤还没好全就跑过来,想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吧。”欧尔麦特一边端起茶,一边漫不经心地起了话头。

“是的……”

绿谷思考了一下,还是把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说实话……我整个人很混乱”绿谷感觉有些难以开口,但还是说了下去,“有件事我瞒了欧尔麦特很久。其实……我对轰同学一直抱有不一样的心情,但我一直不敢告诉他。我怕他不能接受这种感情,他身边的,应该是一个温柔、强大、可以辅佐他、不会让他陷于危险的人,我配不上他……继承了One for All的我,指不定哪天就会死掉,或者害那些我爱的人死去,我已经无法脱身了,不想再牵扯其他人……我想,我是没资格陪他走到最后的……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我的内心还是止不住地怀有期待。当他说出‘我们都是你可以依靠和托付的人’那天,我突然特别想告诉他一切……整个人都是混乱的,理智与疯狂在我脑子里打架……我完全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绿谷少年。”

欧尔麦特突然握住他的手。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严肃,但欧尔麦特却忍不住先笑了,于是僵局瞬间打破。

“我倒还不知道,我的继任者有这么怯懦的一面啊。”

摸了摸绿谷的头,欧尔麦特继续说了下去,“绿谷少年,我想,可能是我给你树了一个不好的榜样……你知道的,我的上一任继任者,志村老师,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爱恨分明的女性。她活得非常自由,从来都不喜欢那种规则的束缚感,是一个随性恣意的人。即使继承了One for All,她也从来没有让力量与其连带的责任压迫自己。对她而言,既然继承了,她就尽其可能地去做,因为这是她所乐意的,如果实在不幸因此丧命,也没有怨言。我的老师,说白了,其实她完全没有任何肩负希望与责任去对抗的自觉,所以有时候她真的挺单细胞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单细胞,才敢把力量交给无个性的我啊,哈哈。”

“所以啊,格兰特里诺告诉我她的恋爱史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意外呢。我的老师,就这样把One for All的一切告诉了她的丈夫,然后问他‘即使是这样你也愿意和我一起去面对吗?比其他职英更多地暴露在死亡的威胁下?面对无法预知的宿命?’而老师的先生也是一个勇敢而且浪漫的人。他的回答是‘我愿意接过你的手,接过你的余生,你的一切。’。之后他们俩就经常一起作战,而敌方也知道了老师先生知情的事情。最后,他们俩都被All for One 杀害了……”

“他们这辈子可能就只在一件事情上犹豫过吧……关于他们的孩子。对于父母来说,孩子不在自己的庇护与教导下长大,真的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吧。但是比起这个,他们还是更不忍心让孩子因为自己而暴露在死亡的威胁下。所以,他们把孩子送离了自己的世界,送到了乡下的父母家里。后面的你也知道了……关于死柄木的事情。”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想告诉你,如果真的喜欢,就不要去顾虑那么多了,去告诉轰少年这一切吧。不要去担心‘这个秘密不能说’,因为这份隐瞒有时对爱你的人反而是一种伤害,你可以自己判断该不该告诉别人了。你要相信,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而且,你还要相信自己,你可以保护他。”

“出久,我的战斗方式是孤独的,但是你和我不一样,你的身边有很多优秀且充满个性的伙伴,你们是寄托了我的希望的一代。One for All的存在,说到底,还是一份意志的传承,去寻找那些可以依靠的、共同战斗的伙伴吧,你可以不用再那么孤独地冲在最前面。我想,当你可以依靠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关于孩子的问题,或许你也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去告诉轰少年这段时间你心里所想的一切吧,我相信他会接纳的。”

-----------------------------------------------------------------------------小久到底会不会纠结这个?说实话我是很纠结这个问题,经常突然觉得会突然觉得不会,至于为什么还是打算这样写,说实在的,我还是觉得,是因为欧尔麦特。欧尔麦特的形象对出久的束缚,在他心理层面无形之中就会造成压力,绿谷看起来想得过分悲观没有道理,归根结底还是自我设限问题,个人看法。可能大家看的也觉得超没道理吧,说实话我写的时候也快说服不了自己了,但是总是会有这样的情况啊,你明明是这样认为的,却说服不了别人www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