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大三角不行…)/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欲言又止 05

*这是一篇原作三年后设定,两个人磨磨唧唧到结局才开始谈恋爱的文,大家想看秀恩爱的真的很抱歉可以下拉当没看见了,就算要看也可能得请大家把作者的文笔丢掉当没看见,因为这貌似是一篇复健文

*作者最近进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写的时候脑内疯狂呐喊“垃圾你自己都说服不了你自己”后来就放弃了反正最后都是用来推翻的

*可能主要是作者最近又进入情感冷淡(负能量爆表)期了吧【。

*作者发现这章好像爆字数了喵喵喵?

--------------------------------------------------------------------------

Chapter 5

 

绿谷身上虽然伤口不深,但胜在数量多,加上第一天晚上发了高烧,因而被医生勒令留院观察。这让绿谷不由得思念起高中的治愈女郎来。

在新闻消息放出后,绿谷也收到了来自各界的问候与关心。丽日、饭田、蛙吹和上鸣更是专门抽出时间来看望他。

当然不出所料也收到了各种责骂。

 

“……小久!这次我真的不原谅你了!!”

“绿谷君虽然我十分敬佩你挺身而出的勇敢行为但是我还是必须要说你这次真的是太鲁莽了……”

“哈哈……对,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绿谷,这次你和轰可是在英雄界大出风头了哦!新闻头条铺天盖地地都是你们俩!!特别是轰把你抱出大楼的那张!”

“……哈?!”

“绿谷酱,这些水果和鲜花就放在你床头柜这里了哦。”

“好的!谢谢大家!”

“所以你的伤现在是怎么样,严重吗?”

“没事啦……一点都不严重。”

“只不过就是第一天晚上因为伤口感染发了个高烧而已。”

“轰……轰君……”

“……小久!”

于是友好的看望病情瞬间变成绿谷批斗加检讨会。

 

除去同辈的关心,绿谷同时也受到了长辈们的“关爱”,引子妈妈更是在第二天收到消息立刻赶了过来。

妈妈这次看来是真的吓到了,还没过来就先在电话里骂了一通。

“……‘暗’那么危险你怎么就敢一个人冲进去?昨晚打电话来还是焦冻接的电话,说你睡着了,没什么大问题,叫我好好休息要来也是今天来看你……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吗?”

一句话还没讲完,妈妈的声音里已带上哭腔。

“没事的没事的……您看我现在不都没什么事还在很精神地和您打着电话吗?现在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等着伤口结痂和骨头长好……妈妈今天不是还要上班吗?要来也等周末来嘛……”

“我已经订好车票了,预计下午就能到你那。这是不可能更改的。”

“……哎?!”

不难想象见面时妈妈的样子……绿谷不禁庆幸轰昨晚没有告诉妈妈自己发高烧的事情,不然今天早上自己醒来看见的就不止一个人了吧。

“出久……你让妈妈怎么办,你要是有什么事你要让妈妈怎么办……妈妈知道职英责任所在需要付出在所难免,但是,你也不能……”

“妈妈……对不起……”

 

绿谷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说,难道真的要说您儿子本身就打算做职英现在接下了欧尔麦特手中的接力棒致力于善与恶的战斗至死不渝更是随时都可能会死而且为了不拖累别人所以打算终身不婚?

他说不出口,虽然他已经这样悄悄执行了。在亲情和自己所坚持的正义之前,自己已经十分讨厌地做出了抉择,甚至还十分狡猾地用微弱地两全希望作为借口去安慰自己。

人总是会有些遥远的梦想的嘛,绿谷苦中作乐地想。

他像所有的儿子一样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以每天开心,去为母亲筑起坚实的壁垒,不要再一个人坐在家里默默哭泣,可惜,要达成这条路好像不可能了。他能做的只能是每次要让她不安之前都先告诉母亲,自己很好,没有大问题,用笑容去化解她的不安。把自己的伤口都藏得好好地,让母亲看见一个好好的自己。

因为他自己不可以迷茫。如果自己都迷茫了,还怎么筑起坚强的外壳去安慰母亲?

 

“妈妈……我没事的,我可是您的儿子啊!……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绿谷温柔地拭去母亲眼角的泪水。母亲已经为自己操劳了够多,这一路来,因为自己的任性,已经付出了太多……哪怕我能随波逐流一点点,哪怕我能不在乎那么一点点,母亲都不至于与我一起痛苦……

我会努力好好的,如果将来足够幸运,我就能陪着您……

 

好不容易安抚住母亲的绿谷同时也坚定拒绝了母亲打算留在这里照顾他的请求,并请轰送自己母亲去坐车。

 

“您不用在留在这里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请不要担心。我可以的。”

 

***

 

“那就拜托轰君了。”

目送母亲和轰离开病房,又等病房门关上好一会后,绿谷才终于缓过来,放下了保持已久的微笑,开始一边龇牙咧嘴地一边缓慢地挪下床。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多了,随便动一下都有伤口重新裂开的可能。

 

那也要挪!必须要趁轰君送妈妈去坐车的时候……!

 

绿谷一边保持着不让伤口裂开一边艰难地向卫生间移动着,但是因为伤口实在太多,只能保持一种近乎平移的姿态前进。

好的!绿谷选手已经成功到达卫生间!

拿到水盆,开始接热水!

够到了毛巾!好的离胜利又近了一步!

 

正当绿谷在伤口的限制下依然坚强地打好了热水准备好了毛巾并准备脱衣服开始擦身的时候,他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开门声。

“绿……绿谷?”

“轰……轰君……”

 

***

十几分钟前。

引子妈妈和轰一起离开了病房,穿过走廊向楼下走去。两人说起来只有高中时的寥寥数面,但是引子妈妈却莫名很喜欢这个有些沉默寡言的男孩子。

“……焦冻怎么会突然到京都工作呢?”引子妈妈首先打破了沉默。

“只是服从所长的命令而已。”轰认真回答了,“京都这里人才密度相对没那么高,调来一是平衡一下各地区的实力分配,二也是借此机会锻炼我的领导才能。这样调回东京后也方便晋升。相信绿谷那边也是出于同样的考量吧。”

“出久……出久总是很少告诉我这些,他总是很少提及自己工作方面太具体的事情。你也知道的,他总是跑在最前面,也最容易受伤。虽然他一受伤就会打电话过来不至于让我什么都知不道而不安,但他每次都会报得比新闻里轻松得多。他总是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总是一个人藏着。但是他这样……我反而更担心啊……”

“我也知道这是你们工作所需有时付出在所难免,我也理解,但是,小久那样子,总有一种我下一刻要失去他的感觉……”

“引子阿姨……”

“这孩子从小就崇拜欧尔麦特,想当英雄……后来被判断是‘无个性’的时候……那段时间是最消沉的时候。他那么认真地做着笔记,那么认真地憧憬着职英,真的……哪怕一点点很弱小的个性都好……都是我不好……看到他那个样子我真是难受……”

绿谷引子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带上了哭腔。那是一段作为母亲的,痛彻心扉的,不曾与人说起的回忆。

“但是初三有一天他忽然就不一样了,他突然递给我一沓菜谱。之后他开始每天都很早出门,晚上筋疲力尽地回来。然后他考上了雄英,还告诉我他突然觉醒了个性,我真的特别开心……但是,为什么是那么危险的力量增强型……”

轰说不出话,只能默默地把纸巾递给绿谷引子。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来自一位母亲的悲伤、喜悦与不安,而这些都是他不曾体验过的。

“从那以后他开始总是受伤。我还记得我看你们高一的雄英体育祭的时候,出久和你的那一场比赛……等到出久下场的时候,他的手臂啊……”

“引子阿姨,我也很抱歉……但是我必须要谢谢绿谷。”轰停顿了一下,但还是说了下去,“因为我们家是个性婚姻,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理念分歧将我的母亲送进了疗养院。出于对父亲的仇视和否定他的心理,我曾下定决心就算不用左半边来自他的力量也要超越他,是那天绿谷把我打醒了……‘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与狭隘。如果不是他,也许我也会认识到,但绝不会是在高一,我今后的职英生涯也有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一条路。因此我真的非常谢谢他。”

“……原来如此……事后我问出久他总是不肯说,说这是你的隐私……是啊,‘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出久一定是很羡慕你,所以才无法忍受你这种明明有力量却不用的行为吧……他曾经那么地渴求着力量。”

轰想了想当年赛场上的一切,不禁低低笑出声:“……是呀。”

“高中三年,他越来越像个英雄的样子,可他受的伤也一次比一次重……我愈发地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我再也劝不住他,我也保护不了他了,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天空,可是却布满荆棘,我只能哀伤地望着,却无能为力……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引子阿姨。”

轰突然加快脚步,走到绿谷引子面前。

“我能理解您的不安与担心。这次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及时赶到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我能早到一点,说不定绿谷就不需要自折手指;如果我能再早一点,绿谷就可能不会受那么多伤……阿姨你现在可以放心一点了,因为我现在来到京都了,我不会再让他每次都可以这么成功地冲在最前面。我们雄英英雄科A班的每个同学都是和绿谷一样优秀、有能力、有决心的,才不会要他一个人出尽风头。想当‘和平的象征’可的不止他一个人啊!”

引子因为这段话直接愣了一会,等反应过来后整个人又要泪崩了:“焦冻……谢谢你,我真的很开心……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很多,因为我真的没有能力去拉住他保护他了……我真的很开心,阿姨有你这句话真的安心很多,你们都是优秀的这职业英雄啊……”

“对了,出久现在身上的伤口不能碰水,晚上只能擦身吧?他自己弄的话估计伤口就要重新裂开了,你赶紧回去帮他?”

“那引子阿姨……?”

“你这不都送我到公交车站了吗?公交车站也是车站呀。我一个人去坐新干线没问题的,你快点回去帮出久吧!”

 

***

被水浸湿的毛巾抚过白色绷带间小麦色的皮肤,留下小小粒的水珠。

绿谷觉得现在的气氛尴尬得随时都要爆炸。

自己今早才和暗恋对象搞得下不了台草草收场结果晚上暗恋对象就来帮自己擦身?

还有这种操作?

绿谷现在根本拿不准轰的态度。其实早上只要自己一直冷静下去,一直让对话完美走到结束就好了,可惜最后还是没绷住闹得没法收场。

但是轰君的话……真的犯规啊。

绿谷想起早上轰说的话,实在是……拿不准啊。

“绿谷。”

转身洗毛巾的间隙,轰开口了。

“……在!”

“我反省了一下,今天早上是我有些激动。因为在那种场合下,面对那样的敌人,你已经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但是我还是很生气,我认为我早上说的话没有错。”

“哈……哎?!”

“尽管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是你对自身的安全问题却选择了忽略。”

“我承认当时的时间非常宝贵,每一秒的流逝都可能会对孩子造成无法预知的伤害。但是你依然是有时间和现场的其他职英进行意见交换的,总好过你这样一个人独自决定之后就莽莽撞撞地进去;再不济,据我所知,在你进入短短几分钟后,英雄‘locator’就赶到了现场。如果你等了几分钟,你就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毛发或某些组织交给他,让他可以随时感应到你,这样等我到的时候也不至于对你的方位一头雾水。”

“而且还有,你就这样把你的手指折断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复位不准确,你可能会面临多次矫正手术甚至可能说是无法解剖复位进而会对你的握拳有影响?”

“……对……对不起呀,轰君。”

“虽然这次你很走运,复位很成功。”

“绿谷,你别把自己想得太厉害了,你不是欧尔麦特。”

“……”扎心了,老铁!

“你为什么觉得,‘和平的象征’只能有一个人?”

绿谷突然瞪大了眼睛。

“欧尔麦特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呼唤着新的和平的象征。但是,把象征的光环执拗地归于一个人,真的不会太累吗?”

“我们整个A班可是和你一样接受着欧尔麦特和其他老师的指导并且从雄英高中毕业的啊?我们有着不输于你的个性、优秀和决心。”

“我们三年间一起经历了所有,一起承担了所有,结果你现在想一个人逞英雄了?”

“你是太看得起你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们了?我的意思是,不管你和欧尔麦特做了什么约定,不管你从欧尔麦特那里继承过来的,除了力量以外还有其他什么,我都希望,不是你一个人去承担这一切,我们都是足够优秀可以被你托付依靠的人。”

“你不能用你的观点来理解我们和做出决定,这是一种暴力,是不公平的……别哭呀”

“谢……谢谢你,轰君。”

明明想忍住,但是眼泪还是会啪嗒啪嗒地掉;想用手背把它们都擦干净,但是还是顺着手背往下滴。

正当绿谷与自己的眼泪做抗争的时候,突然脸上被蒙了一条热毛巾。被遮住视野后耳边传来了轰的声音。

“腰以下的部分自己解决吧……我还等着冲凉呢,我先出去了。”

“哎……为什么轰君要在这里冲凉?!”莫名其妙的决定吓得绿谷脸上的毛巾都掉了。

“因为我要陪床啊。”走到一半的轰突然转过头,“为了避免你在伤口结痂之前再出现今晚这种行为,在你出院之前我都打算陪床了。”

“骗……骗人的吧……”

卫生间里只剩下绿谷一个人捧着毛巾带着鼻音有气无力地哀嚎。

-----------------------------------------------------------------------------

作者在昨天听了小伙伴的意见之后有些惊悚地发现这文可能真的是用来复健的,听说后几章流畅了一些?(挠头)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