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欲言又止 03

*嘿大家好我是昨天的那个焦虑爆表的作者【。

*收到大家的心心真的很感动❤只能回给大家一个小心心

*原著衍生向

*从这章开始这文画风就不对了,我自己写的都不甚愉快,麻烦大家系好安全带【不是车的意思  这章轰出没有互动

*以及这章是绿谷的嘴炮时间,下一章是轰总的(._.)

----------------------------------------------------------------------------

Chapter 3

 

——拥有弱小个性、没有个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垃圾个性的家伙,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什么个性啊?装死人?什么嘛停止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这算是什么个性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这种个性也想当英雄?”

“别开玩笑了,我要是让你进了英雄科那就是我一生的耻辱!”

 

“林君你的志愿写的是英雄科对吗……老师非常欣赏你的勇气,但是,英雄可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呢,林君的个性也并不是很适合战斗……老师并没有否定你的意思,只是,希望林君能回去和父母好好地商量一下呢?”

“对不起,只有英雄科毕业生才可以报名英雄职业考试。”

 

“妈妈……为什么爸爸不要我们了……?为什么他娶了个新的女人……?”

“我的宝贝……我们被抛弃了……我们因为我们的个性被抛弃了……”

 

“对不起啊出久……对不起!!”

“还是放弃为妙。”

“哈啊啊?!绿谷?!怎么可能啊!!”

“‘无个性’的你凭什么和我站在一个舞台?”

“分明就是‘没有个性’还要装什么英雄,废物!”

“那么想成为英雄的话,其实有个高效率的办法哦?”

“相信自己来世会拥有个性然后从屋顶上狗爬式地一跃!”

“……专家是随时都要拼上性命的哦,所谓‘没有个性也要成为英雄’不是必然不行,但只是嘴上说说是不行的……憧憬要帮助别人的话成为警官也是可以的,你可能会嘲笑那种‘接受降敌科’,但那也是很出色的工作!”

“做梦也不是件坏事……”

 

人,生而就是不平等的。

——

 

阴天的下午总是会不那么令人愉悦的。阳光被云层牢牢地裹住,远处的积雨云形成了巨大的云山显得臃肿不堪,好像下一秒就要将饱和的水气全都挤出来。

某废弃大楼外。

实习英雄mirror担心地望着大楼入口,而她旁边都是在追捕过程中受伤的职英们。

这次案件事发突然,等距离最近的小队赶到支援时,敌人已经藏入大楼内。

在场的英雄并没有擅长室内战的,而且大多数已经负伤。本打算和大家一起组织包围圈的mirror却看见了准备进入大楼的“人偶”

“‘人偶’前辈……你的个性不适合当前战斗!太危险了!!”

“‘mirror’,我必须去。我已经联系了英雄‘焦冻’,麻烦你在外面等他。”

“前辈!”

现在距离前辈进入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前辈现在怎样……还活着吗……?

 

绿谷知道自己贸然进入敌人据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但是他没有选择。敌人本身就是流窜作案团伙,随时都可能转移,再加上这次绑架了两名孩子,必须尽可能降低事件对孩子可能造成的伤害。

 

对方是榜上有名的作案团伙“暗”。该团成员的个性多适用于昏暗狭窄且充满障碍物的地形战斗,武器也都为飞镖类的投掷武器,简直可以说就是一个忍者组织。该组织下手非常残忍,今年甚至发生过职英进入救援反而被一击割喉导致死亡的恶性事件。除了这种明显的反社会倾向,“暗”还十分谨慎小心,每次作案前都会对犯罪环境进行勘察,确保万无一失。每次作案都会完美避开一些擅长室内战或巷战的英雄,并在得手后迅速离开该地区。可以说是一支令人咬牙切齿的忍者游击战队。

 

绿谷也清楚自己的个性不适合当前战斗。敌人将据点设在一栋废弃大楼内,光线昏暗充满杂物不说,还到处是灰尘。就算自己用个性把杂物清开减少劣势,扬起的灰尘也会瞬间至自己于不利。

他明白自己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和其他职英一起一边在外侧控制包围圈不要让敌人逃走,一边等待事务所联系擅长英雄前来支援。

但是他等不及。

他们可以等,但敌人随时会用意想不到的手段逃走,而且孩子们也等不及。

所以他必须先进来找到孩子并牵制敌人。所幸他已经成功潜入并找到了孩子们,但是很不幸,虽然也是不出所料,绿谷和孩子们在一个仓库处被发现拦截了。

只能祈祷轰能尽快赶到了……通过事务所转告实在是太慢了,自己几乎是在决定进入的瞬间就给轰发了定位。

那么当前要做的……就是拖住敌人。

 

“呜……这里好黑……什么都看不见……我想妈妈……”

“妈妈……我想妈妈……身上好疼……”

“没事了……很快就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今日本就不甚充裕的光线经过窗户与杂物的遮挡更显昏暗。

空气中尽是长期不流通的凝滞感,同时又带上了丝丝血腥气。

血液顺着不甚亲水的英雄服滴落,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幸好光线太暗孩子们看不清。

这是把两个孩子藏到两台机器的空隙间后绿谷唯一的想法。

“小纮是男孩子,要保护好妹妹,乖乖待在这里,不要动哦。”
    “嗯!我会保护好妹妹的,像‘人偶’哥哥一样!”

“好孩子。”

绿谷确认好两个孩子应该不会被两侧飞来的飞镖伤到后转过身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空隙。

 

明明是下午时分,却仿佛黎明之前最深沉的黑暗。

充满杂物的旧仓库,明明看起来空无一人,却隐藏着一批黑暗的猎手们。

现在还有一件能庆幸的应该就是没有伤到什么大动脉了……没有带上的口罩很好地保护了脖子,减去了被割中颈动脉的可能。

“新人王‘人偶’……你还真是急于表现自己呢,就这么想做出点什么成就好证明自己比别人优秀?你是觉得你一定能从这里逃走吗?”

“你的那些‘前辈’可比你聪明多了哟?”

“不要妄想了,在黑暗中,我们就是最强的。”

“被我们追了这么久,一定很累了吧……身上还都是伤,现在随时可以逃走哦,告诉别人你尽力了。”

 

“不是的……只是想尽快救出孩子们。以及我是不会逃走的,除非你们束手就擒。”

“因为,我是英雄啊。”

“……”

“虚伪……不要小看我们啊!”

似乎是被绿谷的话语刺激到,又是黑暗中冷不丁射出一枚飞镖。绿谷因体力和血液的长时间消耗而躲闪不及。但在被划破皮肤后却感到一丝异样。

飞镖上被涂了麻醉药。

而且发作非常迅速以至于伤口附近已经有失去知觉的迹象!

“少在这里装热血了!我们还不了解你们这种人吗?”

“你们凭什么成为英雄?”

“你们中有多少人是抱着好玩、帅气的愚蠢想法,在家长、老师、同学的鼓吹下,飘飘然地选择了这条路?”

对方显然是说得激动了,不顾一切地说了下去。

“你们是否明白,你们这些所谓‘强大个性’的人选择了职英,而那些渴望却无法成为的人,只能无数次在黑夜里哭泣?我们这些因为‘弱小、无用个性’而被那些目的性极强的考试刷下的人的心情?”

“你知道我们当中甚至还有无个性的人吗?你知道我们是怎样走过来的吗?”

不。

“我们就活该拥有这样的个性,活该不能成为英雄吗?我们就活该被别人嘲笑吗?”

“而你们就可以这样帅气地在街上使用着个性,名为拯救,实为炫耀,你们帅气地救下了人,心里却只想着曝光率、知名度还有工资。”

“你们有想过那种泪水是多么的咸涩与孤独,那种无法企及的梦想?”

不是的。

“你们之中甚至还有根本就不是为成为职英而选择这条路的,还有毕业后却觉得辛苦而转向其它行业的。”

“当你们在抱怨那些繁重的课程与工作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这群混蛋可是这样随意地站在那个别人如此珍视的平台上嫌弃着别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哦?”

“……你说得太多了,‘千娜’。他们怎么会理解呢?”

 

不……,是这样的。

身体失感区域扩散的同时,绿谷脑子里闪过许多人,那个曾经无个性的自己,高一时跑到A班围观的普通科的学生们,心操人使……

是的,这个社会,可以选择成为职英的名额是有限的,当那些个性“强大”的人选择后,其他人只能选择其它职业。职英都是个性强大的人,只有个性强大的人才能支配这个世界,这一观点早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心里,在这个个性至上的世界里,有个性与无个性,天差地别,就算是个性之间其实也有歧视。

人,生而就是不平等的。

绿谷忽然想起童年时住在自己家楼下的那一家人,那个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却因为父亲的出轨而支离破碎。

“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我们?”

“之前是父母之命我也就认了,但是幸子完全没有继承到我的个性……!你的个性,实在是太弱了,我需要一个个性强大的配偶和后代。”

他也想起了自己曾在警局听说过的“利用个性欺凌同学的校园暴力”。

其实我们一直忽视着,但却真实存在着,残酷的不平等。

强大个性对弱小个性甚至无个性的压迫。

拥有着优秀的个性,却依然被分到普通科的心操,当年那个无个性的自己……

自己的今天,是靠着多少人的帮助,又是踩着多少人的肩膀走上来的啊?

 

“不是的!”

强忍着意识的模糊,绿谷怒吼出声。那一刻他的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人。

“我所认识的英雄们,他们或许会在意自己的名声与工资。”

“但是,当人们真正处于危险中时,他们也会奋不顾身的!”

他想起了那个在意着知名度的新人英雄Mt.lady,在对抗All for One的时候她却依旧勇敢地保护了大家。

“我不允许你这样侮辱他们。”

“而且我理解……那种在夜晚为自己的弱小而哭泣的孤独。因为那是曾经的我啊!!”

“被人嘲笑的梦想,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就是想成为一个可以让别人露出笑容的帅气的人啊!”

 “曾经的我依然怀有希望,直到我遇见那个人,他残忍地向我证实了,这个世界,个性至上。”

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

绿谷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欧尔麦特的那天。

【“没有个性能成为英雄”……这种话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但是他又重新赐予我力量。”

“没有他的帮助,我可能终身都无法走上这条路,因此我格外珍惜我每一天的英雄课程。”

“我不敢懈怠,因为我知道,他本来有更好的选择,但他选择了我。”

 “我是为了用笑容去回应别人,让别人露出笑容而成为一名职英的,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得到那个最高的位置。”

“正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你们的不甘,所以我会带着你们的不甘继续努力下去的啊!”

“正因为我们幸运地拥有了这样的个性,我们才会选择这条路并勤恳坚守啊!”

“难道就因为自己成不了英雄就要走向这个社会的对立面?”

“那这样和当初你们所厌恶的人有什么不同?”

“即使自己成不了职英,也一样可以去拯救他人啊,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再怎么也不要就这样放—弃——啊——!”

用个性向刚才飞镖飞来的方向进行攻击,绿谷没指望能击中敌人,只为震慑。同时为了抵制一下麻醉的效力,他控制个性的大小后打了自己一拳。

“放马过来吧……只要不伤害孩子!”

周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倒是对你刮目相看了呢……可惜,不要放弃什么的,已经太晚了。”

“因为这个社会里的大多数并不是你这样想的哦?”

“The Themis has been blind.”(Themis:忒弥斯,正义女神)

“令人意外呢……但可惜我们陪你玩不了多久了吧?我们知道你这种性格,只身前往肯定留了后手吧?是联系了你的好朋友英雄‘焦冻’吗?他的个性可确实麻烦呢……”

“安德瓦的儿子,能不麻烦么。个性联姻的作品。”

“不过我们大概估了以下时间,至少还有三分钟时间陪你玩玩呢。如果在这三分钟内你不小心昏倒了,我们可是会用你们的血来染红这片地面呢,冲你刚才的话,我们决定不杀你哦?但是你后面那两个小崽子就不一定啦。虽然现在我们本应该撤退的,但是果然还是想看看第一次上榜就杀进前十五的新人王浑身血污肮脏混乱的样子呢,充满正义的末路英雄被恶意地玩弄……”

身体……在丧失感觉……

不行……不能就这样倒下!

“啊——!呜……”

咔哒。

自从高中毕业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疼痛了呢……毕竟已经可以熟练操控个性,而且50%的力量上限也已经可以完成很多事了……虽然三年间已经习惯了超负荷使用个性带来的机体疼痛,但是自己把自己手指折断果然还是一件很疼的事啊。

不过所幸这份疼痛也为他换得了片刻的清醒。

“你们这群混蛋……今天别想走!!”

绿谷朝一个尽量不会让扬尘影响到孩子的方向使用了个性。

嘭——

——哗!!

虽然在手机震动时就猜到轰应该是到了,因此打算制造声音来说明位置,但是在响声响起的瞬间就充斥了整个空间的冰凌还是让绿谷吓了一跳。

满室的冰凌增强了光的折射,使绿谷可以更清晰地看清楚室内的情况。

也更清楚地看见了那个向他赶来的人影。

与此同时而来的,是巨大的安心。

“绿谷——!”

这份安定感立刻充满了绿谷以至于他瞬间晕倒在赶来的轰怀里。

---------------------------------------------------------------------------

果然用4600字来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还是很难的,因为感觉绿谷现在的剧情很难把这个东西铺开来讲,所以就还是选择了这种大杂烩的形式一起写出来了,还把无法插进情节里的东西以开头回忆碎片的形式放出来了。只能希望大家能大概知道我这个逗逼想说明啥吧(._.)

因为个人风格的问题所以大家会在文字中看见很多原作的东西,有点小抱歉啦,因为确实很多思考还是从原著里搞出来的

真的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我也知道大家看同人都是来让自己轻松的,结果特么看了这么堆玩意……(._.)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