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年扎

喊我阿唐我会很开心的! :)
随便写写东西的辣鸡
据说如果愿意可以理解为沾糖的年糕
我的小可爱们@虫豸@一筐篮子
封面当然是by我的小可爱啦♡@水煮虫豸
小英雄(轰出/胜出/大三角不行…)/凹凸(瑞金only)/全职猎人(奇杰)

【轰出】欲言又止 01-02

*原著衍生

*作者八百年没讲过故事写过故事非常害怕,而且作者非常害怕严重ooc

*作者不会讲故事,不过作者已经尽力了

*作者实在是因为想写点什么于是就写了,里面后期会涉及一些作者关于小英雄的奇怪思考,希望不是过度解读作品,其实作者最怕的是后面圆不回来

*这文尝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而且前两章和后面不是一个画风(主要会体现在字数上),虽然我估计是这篇文章本来就没有意义

*如果这文前言不搭后语或表述奇怪很正常欢迎打骂作者,不过希望温柔一点毕竟人家第一次qwq

*名字是写到一半乱起的其实这文的真实名字是“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这篇文的名字”

*其实作者是想把全文写完发的但是今天是心操小天使的生日所以还是发了(ntm

*因为第一章确实是很短了但是我不想和第二章合并所以还是一起发吧

*作者还在思考有没有什么要警告的,好像没有了

*如果有太太愿意交流感受那就是真的很开心了,其实作者是个逗逼来着

*作者打算补充一下好像全文写完后会回来修一下吧,强迫症而已【。

------------------------------------------------------------------------

Charpter1

 “小久!你又迟到……哇!你怎么又受伤了!”

 高中同学聚会,带伤的绿谷一进门就不出意外地受到了丽日的责备。

“没事的……只是刚才来的路上发生了紧急事件。一点小擦伤而已”绿谷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上的OK绷。

这是大家从雄英毕业后第一年的高中聚会,为了故地重游,大家特意把聚会地址选在了雄英高中所在地——静冈。高中三年的时光仍旧历历在目,因此大家不论多忙都还是尽力抽出了这一天的时间,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此时,明亮的包厢内,尽是熟悉的人物。

“看见你的新闻啦,‘英雄人偶现身静冈并救下一名学生’”不远处的八百万举起手机示意并调侃道,“不愧是第一年上榜就杀进前十五的新人王。”

 “别这样说,”绿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边开始寻找座位,“只是刚好第十五名而已。”

“喂deku,你什么意思,你还看不起十五名了是吧”一旁排名十八的爆豪听到后不爽的语气像是随时要开展一次小型爆炸,绿谷赶紧开始下意识地道歉“啊小胜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

眼看剧情又要朝熟悉的方向发展下去,众人赶紧转移话题。

“好了好了不管怎样两位今年可都是挤进前二十的大英雄哦?今晚不喝醉可说不过去呢。”

“对今晚你们两个没喝醉不准回去!”

看着话题被转移成功,绿谷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小久坐那里吧!”丽日指着轰旁边的空位小声地对绿谷示意道,“今晚轰君好想有什么事要和小久说呢!”

 

啊啊,不太妙呢。

 

绿谷在轰身边坐了下来,“好久不见,轰君!恭喜拿下十七名!”

“好久不见”轰点头示意,“不过是靠老爹的名声罢了。倒是你,这一年辛苦了,恭喜获得第十五名。”

 “哈哈没有——”绿谷正要讲话,却被前方忽然站起来的饭田班长打断了。只见这位老班长开始了熟练地长篇大论:“同学们!这是我们高中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也是我们正式成为职业英雄的第一年!这一年大家都非常辛苦,我也很高兴看见大家在英雄榜上的活跃,而且我们之中更有三人第一次上榜就进入了前二十名!作为曾经的班长,我非常欣慰……”

……

班长冗长的讲话让人不禁回忆起高中的时光,周围熟悉的伙伴让人想起往昔的战斗。灯影缭乱间,等绿谷躲过又一轮灌酒,两人得以再次说上话时,宴会已经过半,人也有些飘飘然了。

“绿谷,我马上要调到京都了。”

“啊……哎?怎么会突然调到京都?”突然的消息吓得绿谷差点没握住手里的酒杯,轰不甚在意地顺手扶了一下。

“只是服从所长的命令而已。我听说,你一个人租了一间大单元?”

“哎……对啊,当时本来想接欧尔麦特过来住的,被拒绝了。后来也没有退,反正价格还可以,正好偶尔可以招待别人。”

“那也就是说另一个房间大部分时间都是没有人住的?”

被酒精轻微麻痹的大脑隐约感觉到有点不妙,但绿谷还是接了下去:

“嗯……确实是这样”

“那我可以和你合租吗?”

“哎?!轰君这……你家那么有钱没必要和我合租啊!当时主要是考虑环境所以我家不管到哪个事务所都不是很方便的而且周围什么都没有有时候想买个东西都不一定能买到轰君完全可以去租或买一间或者离事务所近的繁华地段的……”

“没有的事。我现在打算经济独立,所以租房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也不太喜欢吵闹的环境,清净一点反而好些,距离远可以提早出门,而且”轰停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有一个人愿意来帮你分担房租而且这个人还是你的好友兼高中同学,你为什么要拒绝?还是说……”

“啊不是的!我没有不把轰君当朋友!”绿谷对这样的话语最没有抵抗力了,感觉耳朵都有点发红,“嗯……我明白了……请你到时候告诉我你要搬过来的时间好让我提前收拾一下,可以吗?轰君?”

天啊我没在过梦吧轰君居然要调来京都还要和我一起住?绿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想着自己是不是喝多了出现了幻象,正想再确认一下时对话被打断了:

“——我的天两个前二十的大巨头躲在这里说悄悄话居然没人来灌酒?大家快来!”

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所以第二天绿谷在自己静冈家里的床上醒过来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昨晚的记忆十分凌乱,很多都只是零散的片段。正在绿谷打算安慰自己昨晚轰君提出合租的事情估计也只是自己臆想的时候,一条短信将他打回现实:

“我大概一个星期后就会搬进来。请多多关照了,绿谷。”

——轰

Chapter 2

 

说起来大概也是巧合。因为前主人偏好茶道,特意将原来的侧卧改成了和室风格的茶室。绿谷租下后本打算自己住,让欧尔麦特睡主卧,被拒绝了之后就把茶室改成了一间有客房性质的储物室。现在轰君来了倒是意外地成了一间合适的卧室。

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欧尔麦特明明也不喜欢茶道啊?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租一间有茶室的房子?回到家后开始清理房间的绿谷在整理拉窗和隔扇时自我吐槽到。可惜当时租房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只能隐约记得自己当时还挺满意这件茶室,觉得会有个地方可以让心安下来的感觉……

所以当初选房子的时候就已经心怀不轨了么!绿谷的内心简直欲哭无泪。

把杂物搬出去整理,再加上清洁房间就占掉了绿谷大部分工作之余的时间,加上工作繁忙,所以直到约定搬家的日子到了,绿谷才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和轰君提过和室的事情。

 

这算不算是无意间制造了一个小惊喜?毕竟他好像没有和同学提起过家里有一间和室来着。绿谷有些忐忑地想着。于是他也完美看见了焦冻英雄极少见的一脸懵逼.jpg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绿谷赶紧压下了自己脑内的吐槽。

“……真是吓到我了。”

“本来想告诉轰君的,结果不小心给忘了……那个,不过也刚好省了不少事呢,轰君应该有带榻榻米来吧!我先帮你把榻榻米铺好!”

“……好的。”

上午的阳光把和室映得暖暖的,一片明亮中两个人在房间中央铺着榻榻米,可绿谷却心怀不轨地一边铺着总是用余光去瞥视轰。

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轰君了啊。

肤色没怎么变,头发倒是有点长,估计要剪了。感觉面部轮廓更深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毕竟不敢看得太明显啊。

垂下眼睛可以看到轰的动作,严谨而规范。当时搬进宿舍那天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在房间里铺着榻榻米吗?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到第一届房间展示大会时,大家质问轰怎么做到的,轰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很努力做的”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绿谷?”

一抬头看见轰脸上一脸疑惑的表情,绿谷赶紧解释道。

“啊……我只是想起了高一房间展示大会的事情……那时候轰君一天就完成了改造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唔……还好吧。不过今天应该会快一点,毕竟基本结构已经有了,又是两个人合作。”

“嗯,那么加油吧,轰君!”

 

两个人的效率显然会比一个人高很多,不过一个上午的功夫就已经铺好了榻榻米,摆好了家具以及一些小部件,只剩下把衣物整理进衣柜了。

 

“绿谷,可以把……”

“那个!轰君!”绿谷突然跳起来,低着头避开了与轰的直视,“我看时间差不多到饭点了,这样,我先去准备午饭,可以麻烦你自己整理衣物吗?”

“好的,我明白了。多谢你了,绿谷。”

 

轻轻关上和室的门,绿谷往厨房走去。

糟糕了,刚才拒绝得太不自然了……都三年了怎么还是改不掉……

算了,现在想这个也没用了,先准备午饭吧。

 ***

“啊……午餐居然是荞麦面。”

“嗯!因为轰君第一天搬过来,作为主人总要有点表示呢。今早专门去买了新鲜的荞麦面,第一次做,但愿合口味。”

“非常好吃,难为你这么辛苦了。”

“哈哈毕竟要留一个好印象嘛,以后可就不一定吃得到了。”

确实味道还不错呢。

 

*******

意外平静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如流水般无声地展开了。

早上两人轮流做早餐或绿谷有时候晨跑顺便带回来,之后两个人就各自往相反方向出发前往事务所,开始一天的工作。

午饭全都在外解决,晚饭也基本无法在一起吃。晚上到家之后如果时间尚早,绿谷会选择在书桌前整理扩充自己的英雄笔记,轰则会视情况做一些体能训练。

 

和平时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

 

那天绿谷深夜回到家,关上家门时,对自己说道。

因为晚上的突发事件,回到家已是凌晨,在整座城市都已睡下的夜色深沉下,家门玄关处的一盏暖黄让人不禁心下一软。

轰君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这个点,轰君已经睡熟了吧?

不可以……

一眼就好,就去看一眼。

 

无法压抑的冲动。脱下鞋子后为了不发出声音特意没穿拖鞋,不自觉地微踮起脚跟,慢慢地走到走到障子门前。双手附上,施以巧劲,门被无声滑开。当门扇再度被合上时,绿谷已经感知到自己黑暗中微微发烫的脸颊。

轻柔的月色透过窗纸更显圆融,和室中央床铺的隆起正随着呼吸缓缓起伏。

 

每一步都走得轻巧,生怕惊扰了这片宁静夜色。

 

轰的睡相很差,这点绿谷在森林合宿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第二天起来整个人调个个真是不足为奇。但是现在看见他整个人都睡下枕头了还是忍不住微笑。

所以轰君不睡床会不会是因为小时候摔下来过呢?绿谷笑着想。

 

小心翼翼地跪坐在床铺前,看着月光在他眼睫打下浅浅的阴影,借着黑夜的裹挟肆无忌惮地去看他的睡颜,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

 

轰整个人的方向已经开始斜着了,人的朝向也微微侧着,跟不上角度的被子只能委屈地露出轰的半个手臂。红白双色的头发随意地散在被褥间,凌乱的发丝让人简直想去理一理。绿谷伸出手,却在中途犹豫了,最终只是轻轻地摸了摸发尾。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他不敢说。

他不知道轰为什么回来,或许只是一个巧合。

绿谷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自然地应对这份感情,可惜,他大概永远都无法在轰君面前拥有完美的自持。

就像随时要满溢的可可,芬芳而苦涩。

浅浅地把头埋在被褥间,一呼一吸之间都是熟悉好闻的气息。像是跋涉远洋的候鸟,伴着潮声回归故地。

 

在绿谷离开后和室重归平静。

一室静谧,只余呼吸浅浅。

评论(9)

热度(122)